2012年3月17日 星期六

谈血统与家族


只因为这个“仲”姓,偶然撞进这个网页。(http://www.cnzhongs.com/forum.php,华夏仲氏网
儿时常听母亲说,一笔写不出两个“仲”字,我们“仲”家是诗书之家,这样的教导也就点点滴滴深入到心底。
这恐怕也不是教育所能够得到的,而是血液中写就的。因为在教育学中就有一派认为,先天没有的品质,你如何教育也不会让他后天具有。
我做过中学教师,接触过的学生使我相信,有些孩子的心像是不着色的布,任何染料都无济于事。有些孩子的心像是易褪色的布,任何染料染上,都会褪色,有些孩子却能让染料飞向他们。所以我所推崇的英国经验主义哲学家洛克说,人的心灵是白板,我并不以为然。至少我感到,我自己是带着先祖的血统,带着子路的气质来到这个世间的。
好学,侠义,尊师,爱友,自命不凡,却也脾气暴躁,尽管瘦小,却经常不小心要动手较量一番。最重要的当然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虽九死其犹未悔,亦余心之所善兮;是忠孝仁义,礼义廉耻。我经常对照先祖子路,对生活,对人生,对社会,对学问,对伦理,问自己:你是否在自欺欺人。就为此,我为曾被欺骗,不知列祖列宗在何处一直内心疼痛。
我研究生时的导师许良英先生非常奇怪,并直接问过我的一位好友,在同代人中,他哪里来的这么多传统的东西。
哪里来的?血液里来的!
这个道理,当然是一种非常神秘的感觉,可不止我知道,西方大科学家爱因斯坦也感觉到。我在翻译爱因斯坦语录的时候看到爱因斯坦说,“母亲去世了,我们都身心疲惫……每个人都从骨子里感到血脉相连的含义。”(《爱因斯坦语录》,杭州出版社,52页)
走笔至此,痛不欲生,这是一种弥漫在天地间,摸不到、看不见的东西,可它明明白白地存在你周围,你灵魂的深处……
就为母亲的教导,我奋斗了一生,就为我的奋斗,母亲孤独地,应该说安详地为我在北京合上双目。母亲经常说的是,我们仲家的孩子是聪明的,你的才智,不要辱没这个姓。……我怎敢忘却……
母亲去了,母亲的希望,母亲的生命,在我身上延续,我此生此世怎敢忘却!就为这,一定要为当代中国,为我的亲友做出些踏踏实实能够历经风雨的事情!
究竟子路的血统是什么,究竟仲氏家族的命脉是什么?……最根本的是价值,是伦理,是“性”“格”,是传统!只有这才能够“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2011-12-15德国·埃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