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5日 星期三

中国共产党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两次世界大战和将近半个世纪的冷战的经验,使得西方学者对于共产党及极权主义有着深刻的研究。这一研究尤其是在柏林墙倒塌以后,很多以前争论不休的问题,对共产党社会自身是否能够改变的幻想及绥靖问题,都有了历史性的、经验性的答案。这种对于共产党、及其政府的看法,也表现在他们对于古巴、柬埔寨的波尔布特、乃至北韩的认识。然而,在过去半个多世纪中,这种对共产党的认识到了中国却由于政治和经济原因常常打上折扣,很多时候甚至有不愿面对中国共产党也是典型的共产党这一事实的现象出现,例如四九年前后的美国,冷战时期的欧洲,九十年代至今的西方。
曾经使得国际社会出于政治上的原因错误估计了中国的原因是,在四十年代到八十年代间,先是由于二次大战对抗希特勒和日本,其后由于冷战对抗苏联的战略需要,西方的某些中国问题专家一厢情愿地特别把中国隔离出共产党社会。然而冷战和中国的文化大革命的经验事实却证明中国共产党具有一切极权主义的共产党的特点;把中国共产党看作是中国传统的产物完全是错误的。
曾经使得西方出于经济上的原因过去、并且至今仍然错误估计中国共产党的原因是,八十年代以来西方自身经济发展遇到困难,商人固有的趋利性,以及冷战结束后,西方人不再感到
极权的共产党阵营的威胁,专制对遥远的中国民众的迫害对于他们无所谓的自私心理。尽管两次大战和冷战时期曾经使西方几乎所有的人感到普世价值和他们休戚相关,但是现在无论中国怎样,看来都已经不可能威胁到他们的生活。
然而,尽管如此,对于中国共产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西方的学者还是早就有非常清楚明确的研究和分析。
德国的政治、文化著名教授,曾经担任过巴伐利亚州文化部长的Hans Maier,在他的《政治化宗教——极权主义统治和基督教》(Politische ReligionenDie totalitaeren Regime und ChristumFreiburg1995),以及《极权主义和政治化宗教》(“Totalitarismus und Politische Religionen”,Muenchen1996)等多部著作中指出,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毛泽东,虽然直接接触西方的东西不多,但是他的最根本的思想,以及做法却是和斯大林、希特勒一样来自于西方的极权主义政治文化,基督教政治化传统。Maier在他的极权主义研究中,几乎每阐述分析一个现象都是以希特勒,苏联和中国的情况为案例作为典型对比分析。对Maier来说,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典型的极权主义政权,一个典型的共产党。它不是中国的,而是近代世界的历史文化产物!
德国当代著名自由主义学者代表人物R. Dahrendorf,在他对于当代极权主义的分析中,指出当代共产党极权主义在文化上的两个典型特点,第一是反传统,第二是反对近代人权自由的价值观。这两个特点在苏联,以及东欧各国,在柬埔寨、古巴、北朝鲜,在中国都一眼就能够看到。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就是五四后反传统思想潮流中的产物,执政后更是文化革命一个接着一个,及至人类最黑暗的十年文化大革命。
中国共产党的行为规范从来都没有超出一般共产党,及其政权所表现出来的共性。无论他们说什么,及如何零碎地利用某些传统的形式,但是他们最根本的表现永远是无视近代人权自由,无视传统。
这种共性表现在政治上,中国五七年的反右,以及一次又一次的整肃,和苏联的大清洗,东欧共产党国家的各种名目的整肃是类似的。在中国传统封建专制制度下的异议人士,可以归隐山林,可以退而著述,然而共产党对异议人士,却是基督教式的对异教徒的审判和灭绝,因为对中国传统来说,是意见思想,乃至为人的分歧,但是对共产党文化来说,由于共产党代替了宗教的上帝,因此不同思想的人,就成了异教徒,魔鬼与敌人。实际上,所有共产党对于不同意见镇压的措辞,措施,例如“清洗”、“反右派”、“异教徒”(Haretiker)、“异端分子”(Ketzer)、“蜕化变节分子”(Renegate)等术语,整肃中要求的交待、忏悔形式都是来自“产生于政治化基督教”传统的极权主义文化。
中国八九年的天安门大屠杀,更是五三年柏林起义、五六年匈牙利事件,六八年捷克事件等在中国的典型翻版。邓小平杀气腾腾的言论,对人类价值的蔑视,和希特勒、斯大林、乌布里希、昂耐克等毫无二致。
Maier的研究,毛泽东在长征后的语言表述就都是基督教救世主式的了。例如“战胜黑暗势力”、“改天换地”等都是基督教式的语言,而非中国传统文化的语言。
至于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对于传统文化的态度,都和苏联和东德惊人的类似。早在十月革命初期,苏联就开始了文化革命,而在二八年到三一年,苏联也的确进行了一个文化革命。对于苏联的文化革命,西方学者也已经有非常具体的研究。再例如,德国人都知道,在莱比锡,为了建立马克思广场,四十年前对于圣保罗教堂毫不留恋地炸掉等令人痛心发指的事实。而在中国,且不说文化革命的普遍性,单只说北京的城墙和老城的消失,就让人看到一切共产党国家对于传统文化遗产的态度竟然如此惊人的类似。
共产党当然也利用传统,像如今中国共产党那样,然而这种实用主义的利用,在苏联等共产党国家也曾经常使用。例如他们的教科书上经常宣扬苏联的科学家以加强民族主义。但是这种宣传说到底是为了他们在政治上对抗西方和外部世界,而不是为了传统文化、传统价值观念的延续。
至于时下中国共产党政府对于法轮功的镇压,对于独立教会的禁止,三自教会的扶植,其实也都是毫不令人感到奇怪和反常的行为,在苏联十月革命后对教会,在东欧各共产党国家,以及在中国共产党攫取政权初期对一贯道、基督教等各种宗教,都一贯地、同样地使用这种残酷的、毫不留情的镇压和屠杀。
事实上,究其根本,文化革命思想,现今世界那种要在文化上非此即彼的思想来源于西方的宗教文化思想。正是西方的宗教文化思想把那种信仰的唯一性推展到文化等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从而造成对各种在它之外的思想和文化的排斥、反对,反传统。文化思索,文化革命这种思想自从十八世纪以来,在西方产生,并且一直不断,例如今天德国的排外,公开对多元文化的反对,要求移民放弃自己的文化整合到德国文化中去,都是这种倾向的产物。与此相对的是,近代产生于西方的自由、人权思想,却正是在与这种排他的,非此即彼的宗教文化的抗拒反对中产生的。
至于如今德国政界和知识界某些人说中国共产党政府是中国式的,和他们打交道要考虑中国的文化传统和心理,“中国共产党不肯承认人权劣迹、地震中的罪责是出于中国人特有的文化心理”,人们只要了解一点中国历史,就知道这种说法实在是一种自欺欺人,睁眼说瞎话。
单就时下中国遇到的地震等各种自然灾难来说,共产党政府的表现就完全背离了中国传统的作法。在中国历史上,每到遇到这种大的自然灾难的时候,皇帝和大臣、文人都诚惶诚恐,没有人再敢于纠缠当时的政治。不止一个皇帝曾经为此下罪己诏,官员、文人为此告诫执政者要慎政、慎思、慎行。但是反观最近半个世纪的中国共产党政府,尽管不止多次遇到过不同规模的自然灾害,甚至也有把人灾归咎于天灾的所谓“三年自然灾害”,但是由于共产党的文化是自以为自己是救世主,自己代表真理的文化,所以他们从来也没有下过罪己诏。对共产党文化来说,的确根本就没有“罪己”二字。共产党文化的特点已经造成罪己就意味着这种文化基础的崩溃,意味着共产党的下台。
去了中国传统,表现同样的当然不仅是共产党集团领导人、党员,而且还有其培植的“共产党知识分子”、文人。
“中国传统的文人”、知识分子讲究的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文死谏”,“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但是共产党集团的精英们却绝对没有这一切品质。他们最重要的是党派团伙的利益。从周恩来、胡耀邦,在政治沉浮中终于爬到高位的胡锦涛、温家宝,到现今中国的知识界,所有的共产党精英,从来没有人有过中国传统精神。伯夷叔齐,诸葛亮范仲淹早就从中国大地消失!
其实那种以为中国文化好面子,不愿意当众承认错误,根本上是一种似是而非的,道听途说的看法。中国文化中不仅做普通人,甚至做统治者的中心内容都是闻过则喜,有“邹忌讽齐王纳谏”,有魏征“谏太宗十思疏”,甚至一部教人作文的《古文观止》,通书都是教人治学、从政,处世、为人,要“诚”、“信”,要超越个人安危、党派团伙利益。中国文化要的是吾日三省吾身,公开认错永远是中国人尊尚的美德。
然而,共产党及为其涂脂抹粉的精英却恰恰相反。
这是一个为了权力和政治,团伙利益可以不要脸的党团。六四大屠杀,邓小平就是明知道会遭到世界的谴责,但是还要蛮横地不顾面子,在全世界电视镜头下屠杀的一个典型的例子。类似的表白,毛泽东比邓小平更直白,他甚至在讲话中多次承认,共产党人就是比秦始皇还残暴,杀人比秦始皇要多多了。共产党人就是公开搞阴谋——也就是他说的“阳谋”。庐山会议,对不同意见的彭德怀,更是直接粗俗的骂娘!
这种文化西方人是熟识的,希特勒如此,斯大林如此,这是一种自以为代表真理的,“救赎的”(Erloesung),“救世主的”(Messianismus),典型的来自西方的共产党思想和文化。它是一种没了神的基督教文化。中国传统文化中既没有以神自居、审判别人,及伴随它的专横教条的思想和精神,也没有那种蛮横残暴的屠杀不同意见者的手段。中国传统的阴暗表现呈现的是另外一种形式,不战而屈人之兵,攻人先攻心、借刀杀人、杀人不见血、二桃杀三士、挂羊头卖狗肉等等。
至于时下这种文化下的精英们的忠党阿谀逢迎,追党六亲不认,为党藏污纳垢,罔顾做人基本底线,就更都是近代极权主义,唯物主义者们带来的特殊的文化。任何稍微了解一点中国文化的人都能够看到,这和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文人精神是背道而驰的。一个具有中国传统文人情怀和思想的知识分子是不可能在共产党社会生活如意的,他肯定不是遭到共产党政府残酷地整肃,就是被置于社会的边缘。著名历史学家陈寅恪,及其学生们的遭遇,在这方面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这个典型案例其实也从另外一方面告诉人们,说中国共产党的专制是中国文化的产物简直就是指鹿为马。因为追随共产党的党徒们,助纣为虐的精英们都不是受中国传统深刻影响的文人,相反都是五四以后,所谓新文化的产物。四九年前的那批精英们如此,对于没有了传统,没有了传统文化教育成长起来的胡锦涛、温家宝,及其文人附庸们,更是如此。他们究竟有多少中国传统的人文精神则是几乎不需论证的事情。
中国共产党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Maier等西方研究极权主义问题的专家那里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Maier每次谈到当代极权主义,都把布尔什维克、纳粹国社党和中国共产党作为三个在不同社会、不同地区、不同文化传统中的同类产物的代表。Maier同时还具体分析了斯大林、希特勒和毛泽东在语言上、政治行为方式上的类似性,从基督教蜕变而来的特点。所以,中国共产党是个什么东西——它和希特勒、斯大林,以及东欧各国共产党一样,是近代社会的产物,是典型的共产党极权主义。它是反中国文化传统、反近代人权自由传统,人类肌体上的癌!
那么,时下这个世界应该如何对待中国共产党政府呢?
五十年来各个领域中的共产党问题专家们早已经做出过非常明确的分析和论证了。结论是简单的,既然邓小平明白地宣示出共产党实用主义的,赤裸裸嗜权的“猫论”,那么世界最需要的就是“为猫系铃”——也就是无论谁和这个共产党怪物打交道,都要提醒他,不要忘记中国共产党的嗜血本性!

2008-6-22初稿,724定稿于德国埃森
原载《新纪元》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