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1日 星期一

德国法学专家韦唐仕博士强烈批评台湾反对党对马英九总统的杯葛贬低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对韦唐仕的采访报道

 
 
马英九总统宣誓就任第十三任中华民国总统在台湾引发了强烈的反对声浪。德国法学博士,中华民国史专家韦唐仕博士Thoms Weyrauch,从欧洲民主社会的经验和思想,对此提出明确的批评性的看法。以下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播发的对韦唐仕博士的采访报道。

五月二十号,马英九总统在台北宣誓就任中华民国第十三任总统。五月十九号开始,台湾反对党发动了大规模的反对活动。究竟如何看待中华民国第十三任总统马英九的就职,以及在德国社会从来不曾发生过的对于当选总统就职的反对,记者采访了德国法学专家,近年来潜心研究中华民国史的魏劳赫博士,中文名字韦唐仕博士。

关于如何看待总统就职前,台湾在野党的“呛马”,韦唐仕博士强调指出,马英九总统任期内所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要马英九道歉下台的要求是荒唐的。他有足够的理由保持健康的自信。民调降低,常常犹如只有一天生命的苍蝇的飞过,一再扭曲真相、贬低马英九总统是不公平的。

关于怎样评价马英九总统的执政,韦唐仕博士说,尽管严重的全球性问题,台湾经济没有出现重大问题,而且失业率低于其他工业国家。这不仅在全球性的衰退中保证了台湾经济的稳定,而且保证了台湾的安全。中国民国的外交,自1971退出联合国以来,从来没有像马英九总统任期内,取得如此重大的成就。同样重要的是,台湾的民主作为成功的典范,也通过成千上万游客传播给大陆人民。

对于油电涨价民怨沸腾,引发政治“呛马”,他说,当然,目前在台湾的抗议不是没有原因的;价格上涨和就业下降的问题,必须认真对待。面对全球性的经济危机,如同世界上任何国家一样,在台湾政府政策处理也有它的瓶颈。然而,物价上涨以及民众的焦虑,在其他国家也是一样,与其他国家相比,台湾的经济状态还是要好得多。
民进党主张并要求保持企业自由,那么它就不能要求国民党马英九的现任政府有效地操控私营经济。这样的想法是很荒谬的。

对于反对党在5.20总统就职日前后举行的大规模抗议活动,韦唐仕博士说,除了希腊之外只有在台湾,反对党用宣传煽动,不停地败坏一个民主选举出来的总统。
民主世界中没有一个国家,纯粹出于政党利益,有组织有计划地用街头运动、封锁和肢体暴力去扰乱国家元首的宣誓就职。这真的是令人遗憾的事情。回顾一下马英九的前任陈水扁总统,尽管他的执政对台湾是一场灾难,但是在全世界的媒体和公众面前,反对党没有任何活动,没有任何有失国家体面地干扰他2000年和2004年的就职典礼。

对此韦唐仕博士还特别强调说,在民进党、台联和亲民党的呛马行动中,令他立刻想到列宁主义的手法。这也是1927年中国共产党人善用的手段。通过喋喋不休的宣传和破坏活动企图瓦解中华民国。
对此他说,在我看来,完全没有什么理由要马英九博士要对他执政中的缺失道歉;相反,他的对手应该道歉,因为他们的行动危害台湾的未来。
马英九所代表的国家,是一个经历了25年发展成熟有很大影响里和典范作用的民主国家,不仅对中国大陆,而且对整个东亚地区。谁要是为了一己的政党利益而动摇这个民主制度,那么它将不仅摧毁台湾,也将使十三亿大陆中国人丧失了选择自由的可能。
维护台湾民主政治成就的意义还在于,在东亚一个建构自由的区域。就此而言,尽管目前他在台湾的民调走低、尽管当下的街头运动,马英九总统还是希望之所在,还是中国历史上一位有影响的重要人物。

对于马英九政府油电涨价的政策,韦唐仕博士也提出了明确的批评意见,他认为,一个好的政治体制,它能确保经济体制的所有参与者尽可能大的经营自由。干预经济体制而又不伤害私有经济的经营自由是不可能的。因此政府必须明确决定,对私营企业的决定是否予以干预。我的忠告是,要尽早地、明确而毫不含糊地宣布既定的政策,而且要坚定地贯彻到底,不能反复。目前马英九政府的施政的软弱之处正在于此:缺乏足够明确的政策表达,这尤其是面对反对党,政府必须要有这个勇气。

以上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