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5日 星期一

英国足球与中国足球精英们的瞎子摸象(2010旧作)

英国国家队的确很少在世界杯和欧洲杯上有超常的表现,但却绝对不是如郝海东所说,英国足球是二流,没有技术,只能打长传冲吊。
这其实又是一个闭着眼睛,满嘴跑舌头的论点。
在现代足球的发源地英国踢得是真正的足球,它需要高速的转换,强烈的对抗,以及始终如一的节奏。英国足球,在人所具有的生理特点下,它把足球的特点在尘世间发挥的已经尽可能地淋漓尽致了。因为足球是射穿对方大门的艺术,所以,快速、灵活、对抗,当然最重要的原则是有效,无可避免地决定一切。在这种情况下,技术要服从于上述几点。这也就是说符合上述诸点的才是技术,不符合的是“花哨”。
所以英国足球俱乐部踢得是最具有足球真谛的足球,是男人的足球,是人间足球的极致。在欧洲俱乐部联赛中,英国足球几乎所向披靡。
英国足球不是“长传冲吊”四个字就能够说明的。它之所以多采用长传,是因为长传速度快,长传才能够充分利用场上的每一寸空间,长传最需要直感和想象力——也就是感觉和智力。时下荷兰的中场灵魂斯奈德的能力最能够说明这个问题。他常常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一记长传把球从左后半场传到右前半场,一下子撕开了对方的防线。
能做到准确、有想象力的长传不容易,它需要传球队员高超的技术和感觉,对队友可能跑位、技术喜好的理解,而队友又需要对于传球队员可能有的想象力的直觉感悟。否则长传就变成了“瞎传”。
英国俱乐部在长期的训练和配合中,尤其是繁忙的比赛中练就了这个欧洲其它任何国家联赛都没有的特点。一周三赛被称为“英国周”,就说明了英国人对抗赛的频繁。
然而这种打法却从来不是英国国家队的打法,英国国家队恰好和英国俱乐部联赛的风格相反,从来运用的是短传配合。这是没有办法的,因为在资本主义的英国,国家是第二位的,不是第一位的。所以国家队集合的时间,训练的时间都要让位于俱乐部。运动员之间的配合无法像俱乐部那样默契到心照不宣,闭着眼睛就知道同伴在球场的什么地方。
如果我把英国俱乐部需要的技术称为第一类的足球技术,那么英国国家队需要的技术则是第二类的技术,那就是个人控球,小范围的配合,耐心地寻找机会,而不是九十分钟的,充满足球场每一个角落的,一刻不停地在运转的足球。英国国家队不仅无法踢出俱乐部式的足球,而且根本不能够有任何这样的企图,因为如果有这样的企图,那么你就会看到场上队员就像一群没头苍蝇一样的乱飞。
一英镑转会英国的郝海东,在英国之所以根本没有上场的机会就是因为尽管他有些许第二类的技术,但是由于缺乏足球意识,上得场去,不知道如何跑,当然教练无法用你。也就是一个教练不会使用一个上得场去乱跑,拿球反而影响整体足球的球员的。
现代足球就是尽可能地充分利用105长,68宽,7140平方米的每一寸空间。短传是扎堆,而非足球的展开,这也是很多教练常说的三五米内不要传球的原因。
如何拓宽球队在场上利用占据的空间,这就要看教练根据队员特点,对手特点的组织才能了。在这种意义上,英国足球意识是最先进的足球意识,但是如何能够实现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英国俱乐部的教练也在不停地换。
小看英国足球,只能说明郝海东还没有理解第一类的足球。因为在经验主义哲学的发源地英国,它的足球水平在欧洲的历史的经验记载史上,已经确确实实地成了一座丰碑,没有人能否定英国足球水准。欧洲俱乐部联赛水准最高的是英国,这是毫无疑问的。在面对一座大山,郝海东却如是说的时候,似乎是有点盲人摸象了!

2010-7-4,德国埃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