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4日 星期一

《六四》告诉了我们什么?——写在2011年六四


——在《天国乐团》德国多特蒙德六月四日游行活动上的发言稿

六四已经过去了二十二年,六四及这二十二年的历史告诉我们了什么?

首先六四告诉我们,共产党是人类历史上最残暴的一个集团。在德国生活的人都知道,在东柏林一九五三年,在匈牙利一九五六年,在捷克一九六八年,共产党都曾经对民众的反抗采取过血腥镇压。六四天安门大屠杀是和上述事件同样性质的事件。只不过五三年东德共产党残杀的是工人,五六年,六八年匈牙利残杀的是知识分子民众,八九年六四屠杀的是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只不过中国共产党的八九年的这一次屠杀比上述几次更加肆无忌惮,不但在全世界的电视镜头下杀给全世界看,而且邓小平还信誓旦旦地说,杀他个二十万,安定二十年。所以六四不仅是对中国民众的残暴,而且是对人类良知的蔑视和侮辱。

其次,六四后的这二十二年告诉我们,共产党虽然并不是每时每刻都在用坦克枪炮公开屠杀民众,可是共产党极权专制的本质,残暴的本性从来没有改变。
在八九年到九九年之间,虽然在全世界的制裁下,中国共产党政府有所收敛,不再敢公开杀人,不再敢像八九年前,冷战时期那样公开无视国际事物准则,但是对于人权、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的践踏从来没有停止过。在这期间在维吾尔族地区、西藏地区都发生过对于民众的大规模的镇压。到九九年更因为信仰问题发生了对千百万法轮功学员的无所不用其极的镇压和迫害。
今天,在广场上的天国乐团的成员,每个人以及他们的亲友都有过由于信仰而受到共产党政府的残酷迫害,无法正常生活的经历。在九九年后,现在我们知道的,有记录的就有几千名法轮功学员被杀害,被器官移植;以及比这个数量多多少倍的法轮功学员被关进精神病院、劳改营,被监视、没有生活的自由。
同样,零七年、零八年、零九年以及今天在西藏地区、维吾尔族地区,内蒙古地区都一再发生过类似天安门事件那样的肆无忌惮的镇压。
还不仅如此,二十二年来共产党对于国际社会的蔑视,对于人类良知的践踏也是从来也没有停止过。德国的启蒙艺术的展览,在开幕前拒绝一位参与策划这次活动的汉学家入境参加开幕式,在开幕式的第三天,德国外交部长刚刚离开北京,就把艾未未逮捕。
对于艾未未的逮捕和六四事件一样,和对于光天化日之下镇压法轮功学员一样,是对国际社会,对德国政府的羞辱。
为此,我们要说的是,任何有良知的人是不能坐视这种残暴行为,这种对于人类共同准则的蔑视和侮辱的。

第三,六四和这二十二年的历史告诉我们,中国共产党的本性从来没有改变过,它还是如当年东德共产党、东欧共产党一样是个极权的共产党。它的冷战本性也没有改变。冷战时期的共产党从政治经济上威胁西方社会,和人类社会的生存,今天的中国共产党政府由于他们蔑视国际社会的准则,他们在政治上经济上对于国际社会的威胁只不过换了方式。
德国为什么经济始终不景气,失业率居高不下,因为德国的资本都投资到了中国,那里的民众由于无法维护自己的权益,因此可以以最低的工资,最简陋的生产条件,无视环境污染为德国以及其它西方国家的资本——公司生产。
中国为什么能够在出口具有竞争力,还因为中国共产党政府能够人工控制货币汇率。
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我们今天为什么在这里举办纪念抗议活动,因为我们有家难回,因为过去我们的亲友中已经有一亿人被中国共产党迫害致死,现在我们还有更多的亲友不得不接受没有思想自由、信仰自由,不能够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生活。
这二十二年的历史告诉我们,中国共产党政府将随着实力的增强,对国际社会的威胁再次越来越严重,冷战时期人们面临的问题将会重新被提出来。类似于五三年东柏林对于民众的血腥镇压,今天继续在东土耳其斯坦、西藏、南蒙古、北京也一直会在不断地重复发生。

为此,在纪念六四二十二周年的时候,历史的教训是,人们要时时准备面对共产党的残暴,面对共产党的不顾信义,乃至像六四事件发生的时候那样的丧心病狂。
人们不但要永远保持警惕,持续抵制他们的扩张,支持被他们迫害的民众对自己权益的维护,而且要思考准备,对共产党的肆无忌惮,你有什么有效手段防止,一旦发生立即有有效的对策。

2011-6-4 德国埃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