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3日 星期二

《德国之声》中文部“声”从何处来?(2008旧作)

我对《德国之声》中文部的“报道倾向”,及其编辑们所发生的情况是不吃惊的,因为这个中文部从来没有显示出过民主社会的本色。
真正令我惊讶的是德国电视一台、二台这些主流媒体驻北京记者所显示出来的对共产党社会本质的敏锐和清楚的认识。
我在德国生活了将近二十年,这些年来德国社会有关中国问题的看法,被一些实用主义的政治人物,一些或者本来在历史上就曾经是“毛分子”,或者根本就缺乏学术训练、认识能力、文学感觉的汉学家所搅浑,犹如时下北京的天空,被污染而缺乏能见度。两年前居然有一位占据德国主流地位的汉学家说,他的体会是如今中国大陆的言论自由要比台湾还要好。在这样的气氛下,德国电视台居然曾经有过智力问答的题目是,如今中国共产党是不是还是共产党?而“正确”答案竟然是“不是了”。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下,德国电视一台、二台记者,不仅一位,而且是多位,以及德国其它那些这次到中国去的不懂中文,此前并不了解中国的记者,都毫不困难地、清楚地看到中国奥运会表面辉煌后面的本质。几乎每一个报道,每一行字中都让人们看到,中国是个共产党社会,和冷战时期的东欧各国几乎没有两样,中国的情况恐怕在现今这个世界上只有北韩是如此。
其实这本来就是一加一等于二的事实。那种豪华划一的大型团体操;那种能够集中全国的财力不惜环境,不顾涉及居民死活,不顾一切地渲染、组织、举办的能力;那种无所不在的警察监视;那种作假;那种记者招待会的语言方式,都是以前在有关描述、研究极权主义和共产党问题的文献中轻而易举地可以看到的。这类“能力”民主国家当然只有望洋兴叹。
你不觉可笑滑稽吗?在北京的街上就是问一万个人,得到的回答都是一样的!这是多么地不正常。如果被当作社会祥和,民众真正的心声来报道,难道不让你哭笑不得吗?
一九八九年的时候,邓小平的镇压曾经让很多人感到震惊和不解,但是一位澳大利亚记者事先就预见到,邓小平一定会血腥镇压。事后他对那些对此感到突然的记者们说,只要没有偏见就不会让邓小平的所谓改革迷惑。因为邓小平的所作所为从来也没有超出传统共产党的范畴。
这同样是为什么德国电视一台、二台的记者,以及不懂中文的、刚刚踏上中国土地的记者,运动员能够一眼看到中国拥有一切传统共产党国家的特色的原因,道理很简单,那就是他们没有带着有色眼镜,能够客观地看那些现象。
为德国的汉学家、德国之声的记者们戴上有色眼镜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以前的一些毛分子可能“生物染色体”中就有这种变异,而张丹红(《德国之声》中文部副组长)们,我认为德国社民党议会党团内政发言人迪特·维费尔施皮茨的批评是中肯的:张丹红对共产党的赞扬是独一无二的“灾难”,她的脑袋中已经先天地被中国政府安装上了新闻检查机制,“这样的人不适合在《德国之声》工作”。
或许如果善意地理解张丹红们:那就是八八年前一直生活在谎言中的张丹红,尽管在德国生活了二十年,依然没有能够动手术摘掉自己的眼镜,改换自己的知识框架,依然生活在谎言中。
因为张丹红居然完全用中共宣传的范式来为中国共产党辩护,推进其影响:
她以中共政府曾经为西藏的建设等做了很多投资,来为中共在西藏的罪行辩护;以中共政府有他的政治底线,来为中共镇压法轮功和封闭网路新闻自由等辩护;以中国时下已经能讨论一些以前“禁忌”的题目,以中国经济上的变化来为受到国际社会严厉谴责的中共的人权迫害缓颊。
但是,生活在德国的张丹红忘记了,人权和自由问题是最高的价值和原则,任何投资和经济的变化,任何政治借口,都不能作为损害人权和自由的理由!
希特勒德国经济上曾经非常繁荣过,甚至某些德国人至今还在津津乐道当时的繁荣,但有谁敢为希特勒的专制罪行说项!
“中国解决了‘吃饭’问题,经济上有了发展”,然而,张丹红忘记了中国历史上饿死人最多的人灾却是发生在共产党统治的六零年前后;她也忘记了,中国的经济停滞也是共产党造成的。如今几乎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都不会怀疑,没有共产党,中国会更好!
至于中国时下的言论自由问题,张丹红则更是无法否认,它没有任何根本性的变化。“说好话”是自由的,在允许的限度内“批评”也是自由的,因为这种批评甚至可以为专制者贴金,巩固无产阶级专制。张丹红们当然清楚,中国共产党的每一次落实政策,每一次宽松或者所谓自我检查其实都是如此。这并不是什么新的发现,奥威尔《一九八四》中半个世纪前就揭示了老大哥这个特点。
如此简单的事实,张丹红们为何不仅视而不见,而且居然说中共对人权做的贡献,比哪个政治力量都大,或许,我们还不能如此善意地理解张丹红们,她已经绝对不只是生活在谎言中的问题了。
张丹红言论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卑劣。因为她其实非常明白,就是她自己,已经生活在德国,拿着德国护照,给德国政府工作,可有些问题,她绝对不敢涉及,有些话,她绝对不敢讲。因为讲了,她就不能随便回国当座上客了,因为讲了,她的亲属们就会有压力。张丹红更清楚,这种禁忌,就是德国社会的人和机构都不能幸免,例如法轮功问题,有哪个和中国有联系的公司、大学敢于涉及法轮功问题呢?
在这里,我要特别强调指出的是,生活在谎言中的张丹红们,说谎、传播谎言,可以说已经习以为常,彻底失去了脸红的能力!
张丹红指责法轮功触犯了中共所能够允许的底线,问了政治。且不说在镇压法轮功之前,以及镇压初期法轮功学员没有过问直接的政治问题,在西方生活了二十年的张丹红女士不会不明白,就是法轮功学员那时或者此时问了政治,那也是他们正当的权利。国际人权宣言维护的人权和自由不正是这一点吗?
张丹红女士歌颂共产党对此的贡献真是从何说起!所以,说张丹红女士在西方的媒体上下意识地流露出来的是那把剪刀阉割过的灵魂和观点,是毫不为过的!!
八九年,历史已经把“共产党”钉在罪恶的耻辱柱上,中国共产党也绝对不会逃脱这个宿命!
有认识张丹红的人为张丹红抱屈,说在《德国之声》中文部张丹红还是好的,据说有两位播音员甚至拒绝报道有关中国异议人士的节目。我不知这是真是假?如果真的如此,在自由世界,民主社会,用纳税人钱建立的这个部门,某些人真的是太放肆了!如果真的如此,也就找到了张丹红为何如此不加收敛地为共产党张目的原因。
一位朋友曾经对我说,世界上如果只有一个小偷,他吓也会被吓死,他能够存在在于有一个群体。张丹红也是如此。
打开德国之声的博客网页,扑面而来的是一位典型的共产党社会酿造出来的声音朗诵的、被列宁称作是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学家”的高尔基的《海燕之歌》。如今这种让正常社会的人起鸡皮疙瘩的朗诵及文字,就是在物质主义四溢的中国都不多见了。而这却是在德国——在民主国家的纳税人的钱养的电台上,朗诵民主的敌人,一生自喻为“无产阶级革命的武器”的高尔基的作品。
《德国之声》中文部是红色渗透,还是渗透了红色,实在是一个值得思索的问题!
然而,说到最后,这一次最有意思的是,奥运会结束了,几千位德国人从中国回来了,给与张丹红和《德国之声》中文部痛击的竟然不是别人,而正是她歌颂或者说为止辩护的中国政府。
一场奥运会下来,任何欧洲民众都看到中国政府在对待维权人士、异议人士、各种宗教信仰和法轮功学员方面,在新闻封锁上,在无处不在的警察管制上,中国和以前的希特勒德国、东欧集团各国一样,仍然是一个毫无人权自由的、极权主义的共产党国家。还有什么比这种驳斥更有说服力呢!对于十余年来为中国共产党政府说项的人,不只是一个耳光,简直就是一个灭顶之灾。中国共产党政府是不会因为张丹红们的“辩护”,这些吹捧者们在西方的生存而收敛自己的!
据说,张丹红受到停播处分之后,感到委屈,一些人也为她受到处分而攻击民主社会的言论自由虚伪。
张丹红们有什么委屈的呢,这不正是民主社会言论自由的表现吗?你发表了有损于人权自由最高价值的言论:你的言论助长了中共对于藏人、法轮功学员、异议人士的迫害;你在民主社会的媒体上如此把谎言当真话来说,那就要允许别人质疑和批评。和那些受到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异议人士比,你没有受到任何迫害,你还是可以自由地发表你的看法。至于有效地行政上的扼制,那是因为这是民主社会,你化的是纳税人的钱,却损害了雇佣你的部门的最高原则!你到德国的亲中共的公司或单位工作,就不会如此了!


2008-8-29德国·埃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