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31日 星期一

如何评价和期待习近平等新领导——九评的新启示

(《看中国》编者按:20121223日,由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办的“中共解体研讨会”在美国纽约法拉盛举行,著名政治哲学家仲维光先生网络联线发表了精彩演讲,这里全文发表,以飨读者)


2012年的11月,有两件事引人关注,一件是九评发表八周年,另一件是中共十八大换届。九评发表八年来,对中国、对全世界造成的巨大而深远的影响,而且还在继续发酵。不断地给我们以新的启示。

在十八大换届,习近平等新领导人上任之时,九评在这个时候给了我们哪些新的启示呢?

一.十年历史回顾

要谈九评新的启示,我们首先就应该可以做一个简短的十年的历史回顾。2002年,胡锦涛温家宝上台。2004年发表了九评。我们大家看一下,十年以前胡锦涛温家宝上台的时候,有很多人在谈胡温新政。但是在那个时候我就曾经在一些个采访中也在一些个演讲中谈到,胡锦涛温家宝,胡温绝对不可能有新政。所以我首先谈谈胡温无新政的十年教训。

1.胡温十年无新政的教训:
我在那个时候甚至有些夸张的讲了,你就是借给胡锦涛温家宝两个胆,他们也不会有新政出来。为什么呢?因为我很了解胡锦涛和温家宝这样的人,胡锦涛温家宝这样的人是什么样的人呢?他们是66年以前的那一批大学毕业生。66年以前的这批大学毕业生,从他们所受的教育,他们所走过的道路,就决定了这一批大学毕业生在思想上、知识上是一批残废了的人,毫无创新的能力,毫无想像力,也就是一批失去了生育能力的人。

在这代人中胡锦涛走的道路,又是非常典型,是那种政治辅导员,所谓又红又专的道路。所谓又红又专的道路是什么呢?对于这样一个出生并不是所谓革命家庭的人来说,不是所谓红五类的家庭人来说,是一条什么道路呢?就是一条走狗的道路,就是一条匍匐的,瑟瑟缩缩的家犬,这样的一条道路。而从这种道路爬上来的这种领导人,怎么可能有胆量,有想象力呢?

果然胡锦涛上台以后首先就去朝拜西柏坡,首先就去朝拜毛泽东纪念堂。这是有原因的,因为这样的人完全就是从马克思主义教科书出来的人,脑子里没有任何别的东西,因此在经济治国方略上,在其他方面根本也根本没有任何的创新能力,只有一种教条因循。
所以从2002年开始对胡温新政抱幻想的那些人,公开歌颂期待胡温新政的人,到2012年胡温结束的时候,历史证明了他们完全是一种空的幻想,完全是自欺欺人,而且到2012年为止,这段十年历史也让我们可以看到,对共产党抱幻想的人他们又耽误了中国的十年,那么大家来对比一下十年以来与此平行发生的另外一件事情。

2.二零零四年发表的九评及其后的退党解体中共推动了中国社会的变化,中国历史向前:
2004年发表的《九评共产党》,九评彻底的总结了共产党的历史和现状,不仅包括共产党在政治上的一些个所犯下的罪行,而且包括共产党在政治上、经济上一系列的事情上所犯下的罪行,接着九评而来的就有了我们今天组织这个大会的退党服务中心,退党解体中共的活动。从04年以后,研讨九评、退党,讲真相,这一系列的活动,就加速了中共的解体和灭亡。而且大家都深刻的体会到,加速了中国人民对于共产党的离心离德的运动。

由此,我们还可以回过头来看历史,做一个对比。
89年的时候,邓小平为什么敢说,杀他个20万,安定20年,为什么敢说这个?这里我告诉大家,那是因为在经历了76年那么黑暗的文化大革命以后,中国的一些所谓的知识精英,也就是如胡锦涛温家宝的同代人及其后的红卫兵一代人,在80年代在中国占据所谓主流的那些所谓知识精英,所谓各种流派,他们并没有能够彻底反省十年文化大革命,他们并没有像九评一样做出一个对共产党的从根本上的否定性的认识的探究。76年后到89年他们居然还在一直寄希望于共产党,他们还否定一个派别,歌唱共产党的另外一个所谓派别。从四九年到七九年共产党犯尽了各种罪行,暴露了各种面目,可居然七六年后没有一个对共产党的彻底否定和离心离德运动,就是这一切就造成了89年邓小平敢说杀他个20万,安定20年。
 所以可以说1989年的大屠杀,民众的流血,学生的流血,这些个知识精英他们是有责任的。
 但是我们对比2004年到2012年,这八年期间中国的变化,由于九评对共产党的彻底的这种洞穿,彻底的揭露,而且九评后进行的这种彻底的离心离德的这种运动,就造成了2012年,大家看到共产党建立政权后第一次没有敢于在乌坎村,四川什邡,江苏启东等地采用血腥镇压的手段。为什么在乌坎村没有敢动手,为什么在四川的什邡没敢动手,为什么在江苏的启东也没敢动手,不是共产党变好了,而是因为九评以后,广大民众、广大维权人士在这八年中进行推动的离心离德,推动的这种彻底看穿,抛弃共产党。
 而这一切,说句实话,最主要的就是1999年中共镇压法轮功以来,法轮功学员对共产党不屈不挠,不低头的这种采取各种形式的对抗所造成的。法轮功学员们的坚定不屈使得共产党再也不敢放肆地到处采取血腥镇压,扩大对抗面。

二零零二年以来的这个历史对比,让我们清楚地看到,2012年之所以在中国大地没有发生流血事件,不是因为那些个歌颂胡温新政,那些个期待胡温新政,那些个对胡温新政抱幻想人歌颂、期待的结果。而是九评问世以来,所有的民众努力解体中共的结果。

现在有哪一个共产党领导人敢说,杀他个二十万,安定二十年?!这就是九评的历史性贡献,对抗共产党的民众们的历史性的贡献!歌颂和期待换取不来这根本的历史性变化。

所以,过去十年的历史,九评的历史,第一个我们就可以看到,九评在中国社会起了非常积极的作用。为此,在2012年年底的时候,在面对新的形势的时候我们又能够得出哪些新的、积极的启示呢?
12年年底的时候,恰好是九评发表八周年,另外一个是,恰好是习近平所谓新领导人上台。那么在这里头,首先又是一个怎么看待习近平,这一批新领导人呢?习近平有新政的可能吗?这里,怎么看待习近平这批新领导人的时候,我要对大家说的是,借鉴九评。

二.如何从九评看习近平等新领导人

1.从制度层面,极权主义统治演变来看:习近平的上台代表了一种更为消极反动的演变动向。
A.如何看待习近平等所谓新一代领导人,如何评价他们,你去看一看九评对共产党历史是如何总结的,对共产党的领导人,对共产党内那些个派别们是怎么总结的。
我在这里头还可以说的更具体一些。在1976年的时候,我在北京八十六中作中学物理教师的时候,我的一个老师同事,历史老师赵葆禹,我曾经跟他聊天的时候,谈到,问过他,华国锋你觉得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个老师就给我一句话,你说呢?小仲,要是好人能做到这种位置吗?我还记得当时我问他对于另外一位知识分子周一良的看法,他只告诉我一句话,他说,这个人从1949年以后就没有挨过整,你说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他的回答告诉我们的是非常普通、基本的道理,实际上这个道理就是九评里所讲的,共产党是一个黑帮集团,在共产党里头那些个人只要他们在那个党里头呆着,他们不会是好人。当然,是人当然他可能还是有他天良的一面,这个就是我们中国人常说的一句老话,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们对共产党绝不是一棒子全打死,但是只有他们放下屠刀的时候,退党的时候,才能够立即成佛的可能。在过去的历史中共产党高层里面唯一一个曾经放下屠刀的那就是赵紫阳。

赵紫阳在执政的时候,实在的说,也有很多的罪行。例如镇压西藏民众,例如他以前参加那些反右啊或者各种运动等等。但是在1989年这个问题上,赵紫阳抵制了并且始终拒绝了检讨。仅此一点,扩大化积极评价赵紫阳是骗人的,但是仅此一点也就够了。赵紫阳立地成佛,人们永远会记住他。

今天在习近平上台的时候,在这些新领导人上台的时候,在我们重看九评的时候,重新评价这个黑帮集团的时候,我们对他们也要说的是,只有他们放下屠刀,才有出路,否则我们不能对他们抱希望,这是九评所告诉我们的第一点。

B.第二点那么如何看待习近平这一批领导人呢?这里头我要首先谈的是从理论的层面上如何看,然后谈从个人的层面上如何评价这批当年的红卫兵领导人。

从理论的层面上习近平这些个干部子弟,这些个党的第二代的上台,大家可以对照着北朝鲜的那种专制世袭遗传。这个北朝鲜金氏家族的遗传,和今天中国共产党党的血统家族的代代相传。干部子弟的上台显示的代代相传给我们揭示了关于极权主义存在的一个新的倾向。极权主义的家族化,血统化。这也就是说我们应该从中国和北韩的案例中看到,东欧的共产党集团在1989年崩溃了,在东欧共产党集团崩溃的基础上,那么那些个残存的共产党集团,他们是究竟如何残存的。

共产党集团内部的人,他们当然也很知道内部的这种勾心斗角,内部的那种促成分崩离析的那些个东西,他们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维持自己的统治呢?
这个极权专制,大家看到,他们不仅是西方现代工业文明,现代化的产物,不仅利用了一切现代手段,而且这个极权专制他们利用了一切人类社会所曾经有的那些最残酷的集权专制的方法,如封建时代的专制,原始奴隶制时代统治方法,乃至酋长制。只要是有利于极权。北朝鲜,中国,古巴,现在这种共产党的这种家族化,血统化,这是他们一个新的现象。

北朝鲜是一个金氏家族,而中共是把这个家族稍微扩大了,也就是说把党,国和它们这种家联系到一起,今天上台的大部分是共产党的干部子弟。所以习近平的上台,第一点揭示的是一个更加无人性的更加黑暗的一面,中国共产党集团也在赤裸裸地朝像家族化、血统化发展变化。所以习近平一上台表明了共产党社会的蜕化又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习近平的上台和北韩的金氏家族是完全相同的,和今天古巴的卡斯特罗把政权交给他弟弟,是血脉相连的。所以第一点从九评的对于黑帮集团共产党黑帮集团的这种研究和这种认识,我们看到今天习近平的上台绝对不代表一种新的东西,而是代表了共产党制度化的一个新的阶段。
当然这个阶段为什么会走到于此,这是因为共产党觉得自己的统治岌岌可危了,所以才走到这个阶段,圈子越来越小,只有直系亲属让他们感到可靠。这同样是九评以来离心离德运动的结果,共产党感到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

当然这个阶段他也维持不了。因为大家可以看到,第一,像薄熙来的事件就说明了他们内部是不会统一成一块铁板的。只要是他不能像金家那样越来越少的一个人独掌,那么他内部就会继续产生狗咬狗。第二即便是像金家的这样一家的独自统治,这是一种把奴隶社会的东西,酋长社会的东西,和法西斯专政结合在一起的做法,在现代社会,在现在世界上,这样的一个政权绝对不会维持很久。这是从制度层面上来说。

2.现在我再来从个人层面上来看,习近平这些人的特点。
我在前边讲了,前些年胡温上来这些人,是1966年以前的大学生,这些人的知识框架和精神结构就决定了他们毫无想像力,毫无创造能力,是一群被阉割了的人。

那么习近平这一代所谓知青上台,所谓红卫兵上台,这一代人个人的特点是什么呢?这一代人个人的特质就是一群毫无道德约束,毫无人性的一批机会主义者。一批什么坏事都干的出来的人。因为他们是在共产党的权力至上,政治至上的教育下长大的,除了政治和权力,他们基本上没有任何伦理价值的约束。

大家可以从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红卫兵的做法来看到这一批人的未来做法的影子。
由于这一批人是我的同代人。我可以跟大家说的是,就我所了解,从66年到现在,将近50年了,这一代人在思想上,在知识框架上,在为人的气质上,毫无改变。因此作为习近平这一代人来说,受教育是残缺的,人品上是不全的,而且是有重大的缺陷的,性格上是怪癖的,所以我才说这是一批机会主义者。

这批机会主义者就带来了两方面的可能,一方面这些人不会完全因循守旧,为了权力,他们什么都做得出来;另一方面也可以说这些人他们是机会主义的话,他们也在寻找自己的出路,为了一些东西,他们甚至有破坏共产党以往的规矩的可能。这就是薄熙来和刘少奇、邓小平的区别。

在这里头呢,我们又想跟大家厘清一个问题,这就是中国人常讲的戈尔巴乔夫。因为现在还有一些人就像对当年的胡温新政一样,在问这个习近平会不会是戈尔巴乔夫,谁谁可能是戈尔巴乔夫。在这里我要跟大家首先要说的是,戈尔巴乔夫是好人吗?不是,戈尔巴乔夫不是好人。他不过也是最后关头放下屠刀而已。

我在1999年去瑞士参加纪念六四活动的时候,几位在苏联投资的瑞士企业家,当时就对我说过,说戈尔巴乔夫也是一只猪。为什么他们会有这样的语言呢?实际上大家可以看到,戈尔巴乔夫在80年代末期之所以推行改革,之所以走这一步,是为了救共产党。戈尔巴乔夫是聪明的机会主义者,他为了救共产党,而不敢镇压,不敢开枪。
 这一点还可以在东德当年柏林墙倒塌前后的例子里头看到,东德的共产党为什么没有开枪,是因为他们知道开枪,他们就会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历史的确是在当时的十月份,东德的共产党有想像中国那样开枪镇压的人,而且中国共产党,据说是姚依林他们已经在向东德的共产党建议开枪。但是东德的共产党里边有一部分人看到了,他们在开枪以后全世界民众,德国民众可能产生的愤怒和对他们的制裁。他们从全世界对对中国的制裁中已经看到。而且东德旁边他们守着一个巨大的欧洲,他们深深感到自己是扛不住这种全世界的制裁和东德民众的那种要彻底抛弃他们的决心的。开枪,死无葬身之地的是他们自己。

这个就是我刚才前面也跟大家讲,1989年中国民众没有要彻底抛弃共产党的决心,才使邓小平有那个杀他个20万安定20年的狂言。在东德,当时还有一批知识分子明确的对东德共产党说,如果你们敢开枪的话,那么我们不会和你们有完。我们绝对不会饶了你们。而这批知识分子甚至包含很多在当年跟共产党关系密切的知识分子。所有这一切使得共产党政权惧怕了,畏缩了,怕他们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才没有开枪。

所以戈尔巴乔夫当年所谓的改革,只不过是戈尔巴乔夫这个人还比较明智,还比较聪明,知道如果要是真的采取正面顶撞的话,大势已经失去了,已经不可能了,这种正面顶撞只会加速共产党的灭亡,而且只会加速他们自己的死亡,所以戈尔巴乔夫从正面来说,他虽然做了一些个正面的积极的退让,但是从根本上来说,这并不是他的本意。为此,戈尔巴乔夫之变成“戈尔巴乔夫”,不是大家歌颂他的结果,而是民众的力量民众对于共产党的这种对抗的结果。这个也是我前面讲的九评八年来的贡献。

所有中国社会八年来到2012年所展现的宽松,展现出来的社会的这种松弛,这些都是因为对抗共产党的努力,绝对不是因为那些歌颂共产党的人所做出来的。所以在这里头,在谈习近平的个性的时候。我要强调的是,对于这批人,我一定依然要像九评八年前发表后的那样来继续推进退党大潮,来推进解体中共运动。使中共能够更深刻的感到,自己处于四面楚歌的境地,甚至让中共更深地感到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只有这样,像习近平这样的人才可能抛掉一部分共产党的利益,来保自己。所以在这里头,从个人来说,对习近平这批机会主义的这批人,我认为,对于中国社会来说,无论是对我们民众自己的维权,对中国社会的进步,甚至也可以说对共产党内的那些个人,那些个我们还想挽救拯救的人来说,只有我们坚决对抗共产党的决心,才是能够挽救他们的唯一可能。

最后,我在这里还要强调的还是,九评,他的内容和他发表后八年来的历史所告诉我们,在2012年岁末的时候,中共又一个新领导集团上台的时候,无论何时何地不要对这个黑帮集团抱有希望,继续推动退党,解体中共,对抗共产党,才会有新政,新的局面。这就是我要谈的九评在历史上和今天给了我们哪些新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