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8日 星期一

诡异人生断想

.自鸣得意 自得其乐——与亲朋好友分享2012-07-08

 去年的今日我写下了这个随想:

今天真的是拼了老命了!埃森城市乒乓球锦标赛居然拿了他们的冠军。共打了七轮,所以到最后回家开车换档的时候小腿都抽筋了。不过居然让我最后给赢下来了。这样的日子不会有了!所以宣告亲朋好友,自鸣得意,自得其乐了!

本来是不想参加的,可新俱乐部的负责人给我报了名,我想,那就去玩玩吧,结果可谓一不小心居然赢了回来。
哈,说不小心还真的没错。我本来想打几场累了就回家。中途也一直在盘算到哪儿放弃。如果碰上一个对手是我们俱乐部的,或者是朋友,那我就立即打道回府。但是他们都输了。而打到半决赛的时候,我以为只是四分之一决赛,已经累得不行,有点想放弃。可旁边的人告诉我,坚持一下,已经半决赛了。于是我想,既然如此,就看看是否能够打到底吧。说迷信话,我早上去就觉得能赢。
决赛的时候,第一局打到九平,我翻了对方一个网,接着他回赠了我一个翻网球,可我救了回来,他接回来后,
我再次回赠了一个翻网球。哈,两个翻网球赢了第一局。我坚信命运在我这边。第三局,我开局五比零,六比一,七比三领先,本以为三比零能够拿下,不想他放起了高球,连扣了六七板后腿抽筋。此后每发一次力腿都明显的要抽筋。于是我较为保守一些,心存侥幸,觉得上帝在我这边,或许能够在保守中再来个擦边之类的,这样一想,反而被惩罚,让他翻了盘,赢了这局。第四局,我想我还是不能够辜负命运,还是不要放弃,争取赢好了,就这样,虽然没有擦边、翻网的运气,但是最后第四局坚持了下来。如果进入第五局,可就不好说了。

总之还真的信命。这个城市冠军,在此地还真的有点荣誉。因为埃森居民人口是德国第六大城市,哈哈,居然让我这几可称为“老梆子”的给混来了。俱乐部的人说,得考证一下,这是否是我们城市岁数最老的冠军。我也觉得,以后再能在如此对抗性的体育中得胜的确是越来越难了。

“庾信平生最萧瑟,暮年诗赋动江关”,老来竟有如此一笔…… 哈哈,自鸣得意,自得其乐!

.诡异人生(2013-7-8

又过了一年……去年今日竟然似也不似。

若说人生诡异真是不为过。昨天又参加了一年一度的城市乒乓球锦标赛。这次由于有所备,及有所求而去,所以赛前就感到一定会碰到原来俱乐部的人,而且很可能是让我头疼的马加斯与马提亚斯,这两个人用的都是怪拍,一个是反手反弧,一个人是长胶,难缠之人。尤其是后者,正值青年,去年以来有很大的上升,在地区比赛中的计算机计算的点数已经是前几位。
由此,当然也想到不可能和去年那样有运气了,今年已经六十向五。结果到了赛场打完三场小组赛,单打正赛排表出来还真的是轮空后的第二轮就碰上马加斯。如果赢了接着就会对马提亚斯。这个签表一下子就又让我迷信起来,居然都应了赛前的设想。然而更为诡异的又是在比赛。
对马加斯,开局顺利四比一领先,八比四领先。因为年岁增大,在最近两三年,常常由于疲劳速度跟不上而被那些年轻人翻了盘,因此对自己的开局顺利有些疑惑,难道在经过小组赛后,体力没有更多的衰退?但是就在我对自己的顺利有点疑惑的时候,瞬间就被马加斯追到七比八,接着是九比九,如此我就对命运如何有了更多的疑惑。果然就在这时候,被对方擦了一个边,翻了一个网,十一比十三,丢掉了第一局。
六十岁后对我来说,第一局常常是重要的,因为它能够为我后几局换来一个可以输一局的短暂恢复间隙。为此第二局尽管依然开局是四比一领先,我的疑惑依然使他越打越顺,自信心越来越高,再次被他十一比九拿下。这下子我可真的觉得要打道回府了。因为翻盘三局对我这样的体力的人是困难的,尤其是对手是个难缠的人。
果然第三局开局就变成了一比四落后,我已经有放弃的想法,不想再对抗命运了,可是想到以前在一个俱乐部的时候,就是二比八,我也经常翻盘赢他们。为此不如死马当做活马医,能打到怎样就怎样。但是无论怎么打,我的失误还是很多,让我难以兴奋,沮丧抑制不住。如此一路落后到七比十,已经完全在悬崖边上,马上就要掉下去那一瞬间,我突然下意识地对自己大吼一声,“难道就如此让我回家!”但是尽管如此,回球时我却仍然不是那种要拼了,而只是觉得能做一份努力就一份努力吧。那种拼命只有年轻人才有。不想接下来,情况居然大变。他大约是太放松了吧,对其后三个球的处理很匆忙,没有企图稳住节奏,被我居然追到十平。如此,我一下子感到命运好像还是给我机会的。
发球,他吃了。十一比十。
他发反手球,我拉,哈,居然在网上停了几乎半秒落在了他的台面。扳回一局。我士气一下子振作起来。
第四局,如第一局、第二局,我开始就领先,但是这个时候也找到了战术,那就是下旋球发他正手,迫使他要么用不太擅长的正手台内回球,要么就必须在正手位用反手的反弧胶,但是这样一来他反手的空挡就大了,我就可以在发球的时候经常偷袭他反手大角度快球。如此一路顺利拿下。二比二重新回到相同的起点。我士气大振,第五局同样的战术让他完全乱了方寸,一路打到十比一。事实上到七比一的时候他试图做最后的努力,没成功,八比一的时候他就已经放弃了。
如此跌宕地过了一关,对马提亚斯,身体体能已经完全不在状态,当然依然心存侥幸,觉得还是要看看命运如何对我。
上来第一局完全不在状态,领先几个球开局后,很快就由于没有体力对长胶回球迅速果断而频频失误,又是九比十一丢掉了第一局。第二局不见起色。因为我已经感到体力要我“快”不起来了。如果勉强快,和增大进攻性则很可能是“自杀”。可对这样的对手不加大进攻性是不行的,矛盾中又丢了第二局。本来要放弃的我,此时还是觉得再努力试试。第三局打到四平后,居然顺利,相持中对方失误开始多起来,而且还有一次竟然两个发球都失误。拿下了第三局,第四局,我兢兢业业,但是保持进攻性的慢打,对方失误依然不少,如此也就又拿下了这局。这时对方其实已经方寸乱了,但于我尽管如此,我对自己还是怀疑的,因为体能不会让我贯彻正确战术。采取稳健打发,对方随时可能会恢复过来。
果然第五局,我开始从接第一个发球时精神就无法完全集中失误。这种倦怠转瞬间就被对方拉开了距离,一比三到一比五。拉开距离后更为严重的是对方就放松了。如此也就结束了比赛的悬念。在对马提亚斯的比赛后,真的打道回府了。自然这完全又不完全是事先想到的。因为事先曾想到,可能会提前碰到马提亚斯,如果过了他,就可能拿到冠军,事先也想到,这一次不会让你过去,你已经早过对抗性竞赛年龄,你已经在很多地方受到命运的关顾,你的运气不在这个领域。
所以,比赛的结果让我觉得熟悉。一切正常,命运给了我信号,努力,你还没有老,你还不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可另外一方面,命运也告诉我,如果你不兢兢业业,不会随便给你运气。
这诡异的人生,处处在教育你。生活,活着,就必须兢兢业业,虔诚、努力,你有多少实力,就会得到多少。多得的,一定会在别的地方补回去。“多行不义必自毙”,“天道酬勤”,“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都是这个道理。
就为此,对我这个怀疑主义者来说,这诡异的人生令我所产生的根本疑问是,我无法想象人能够逃脱命运的捉弄,事无巨细。我无法想象和相信有一个上帝,管理着众多的生命,每一个人、每个动植物。更无法想清楚,上帝如此管理每个琐碎的人、生命有什么意义。
西方人把“天道酬勤”这中国思想中的“天”翻译成God,神,可我们中国人的“天”却不是“上帝”与“神”的意思。这样的翻译完全没有了中国传统中对于人生和世界理解的根本基础,而是从西方的二元论世界观,一神论世界观的基础上来理解中国思想的。这样理解的因果是外界操控的因果,而非自己修得的因果。所以单从因果来说,西方是因果操控,东方却是内在的因果。
所以,于我,或许中国人、东方人的生命观更加可以想象。每个生命都有前世后缘,一切都是冥冥之中自己链条上的因果相应。你今世的努力很可能看来徒劳,却也不是徒劳。你今世的徒劳也很可能不过是你过去的报应。
无论如何,事无巨细的诡异你是无法解释的。所以于我,去年的胜利和今年的失利的意义是一样的,都是在乒乓球比赛以外的意义,因为你已经看到,就是你老了,在已经不再属于你的体育竞赛中命运之蹊跷、之诡异居然也是如此。所以我深切地看到,都是命运的神化,都是让你用“努力”来“享受”人生,都是小事,却也都是大事。
所以,对于一个怀疑主义者的我来说,二元论,西方文化中的那种上帝,无法、也没必要管理每个人、每个生命。而于我更多的可能则是,每个人、每个生命都在管理自己,书写自己。就为此,你孤独的超越,你努力付出而忍受的贫困、孤寂、淡泊,乃至不被理解与侮辱都是有意义的,既对自己也对外界。前辈圣贤所说的“多行不义必自毙”,“天道酬勤”,“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不都是这个道理吗!

2013-07-08 德国·埃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