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6日 星期五

读徐芳栌先生《越战两年记》(上)


.没有终结的问题

在记述二十世纪历史的书籍中,这是一本教科书式的读物。
徐芳栌先生的《越战两年记》出版于二零零七年,早于他的《从戎没投笔》四年。四年后在《从戎没投笔》中有两章重复记叙了他在越南的这两年的经历。但是那两章对他在六七年后在越南的两年生活只是一个大概的描述,对于越战两年的更为具体详细的经历、经验教训却没有涉及。因此在我看来,从研究思想和历史,尤其是研究共产党问题,极权主义问题的人来看,《越战两年记》在思想及历史意义上是更为重要的一本书,甚至可以说这是一本在当代中国政治生活中不可多得的、必读的读物。
越南战争对于描述和认识共产党的本性可说是一个典型的案例。这个案例对于徐先生那代人并不陌生,因为他们几乎就是在同样的情况下失去大陆,被迫离开大陆的。越南战争,南、北越不过是另外一个中国历史重演。所以在徐先生的笔下你并不觉得越南战争是你所难以理解的战争。
而这就是徐先生这本书给我们提出的另外一个更为引人深思的历史问题,那就是历史上,以及现实中没有一个党派如共产党那样,无论是在什么样的文化中,什么样的社会中,无论在地球上的那个角落,只要是共产党,其做法都惊人的相似,其结果都惊人的相似,如果它不是如此,它就一定会更名变称不再叫共产党了。而这个一致性就是二十世纪产生的这个共产党的根本特性。这个特性在极权主义问题的专门研究者们看来,它存在于极权主义的文化上的来源,思想来源:“一元主义”的“绝对要求”决定了它的这个特点。
这个一致性为我们探究共产党,认识共产党,尤其是认识过去和今天的中国共产党提供了一把钥匙。那就是中国共产党首先是共产党,其次才是中国共产党。而就是这一点,对抗中共的经历让徐先生理解越南问题驾轻就熟,而他记述越南经历的《越战两年记》又反过来能够增进我们现今对于中国共产党的认识。所以说,这本书堪称是一本具有普遍意义的教科书式的读物。

二.《越战两年记》内容

《越战两年记》记叙了徐芳栌先生从一九六七年九月一号到一九六九年九月一号在越南两年的经历,以及他对于那一段历史和经验的思索和总结。全书共分六个部分,第一部分是他在完全退休后,也就是二〇〇〇年后写的对那两年工作的回忆。第二到第六部分则是他在越南工作期间写的一些介绍和总结。其中包括一个美国对于为什么参与越战争看法的翻译,四个他关于越战的作品。这四个作品作为四章分别是:“在越南,看越战”,“越战谈判的展望”,“我看‘越战越南化’”和“越共斗争伎俩”。

2.1他所经历的事件:
徐先生六七年九月到达越南的时候,正是美军企图以战迫和密集轰炸北越的时候,这一年美军在越南的人数也迈向五十四万三千五百人的最高峰。在他到越南不到五个月的时候,也就是六八年春节越南共产党渗入南越三十五个大小城市,发动了他们所称的“戊申春节总攻”。由于越共在这次总攻中为了政治效果而付出惨重损失,为此美国乘势宣布局部停止轰炸,从而迫使越共接受和谈。
徐先生离开越南的前一个月,六九年八月一号越南阮文绍总统在西贡新山一机场主持欢送第一批美军撤出越南的仪式。徐先生也受邀在机场观礼区目睹了这历史性的一幕。这象征着越战越南化开始,一个月后徐先生在越南任期届满,返回台湾。六年后,一九七五年南越彻底陷落,被北越共产党统治。所以徐先生在越南的两年是非常具有典型意义的两年。

2.2他所看到和经历的越共,南越政府及南越社会:
毫无疑问,这本书给我们的最重要的信息是关于越共,及南越社会和政府当时的情况。徐先生几乎是作为当事人亲自经历和目睹了越共,越南战争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看来平常的笔调中,徐先生再次让我们看到任何条约和人类的道德底线对于越共来说都得让位于他们的政治考虑、政治诉求。就为此每当越共觉得时机对他们有利就会毫不犹豫地践踏一切可能妨碍他们的东西。他在书中第一手记述了六八年春节,越共不顾民众过节的习惯对南越三十几个城市突然发动大规模的袭击所造成的恐怖、毁灭,以及对于儿童、妇女,乃至老人的欺骗利用。
邓小平在八九年有过一句恶魔名言,“杀他个二十万,安定二十年”。无独有偶,共产党在一切事物上其实都是如此。为了谋取政治利益,他们在战争中从不会考虑民众的习惯、生命,乃至伦理道德。为此越南几乎陷于战争二十多年,但是只要共产党存在,共产党没有获得胜利,他们就一定会不断地采取各种办法来达到政治目的。在徐先生在越南的那两年,北越共产党政府或打或谈都是如此,都不是以对于民众的利益,越南的利益而取舍决定的。
在这一切过程中,徐先生也详细地记叙了他亲身经历的越共的暗杀和恐怖活动。几位他接触过的华侨侨领在越共的计划组织下被残酷地暗杀。在书中他特别记述了六七年十月三号在街头被谋杀的西贡堤岸区广东海南同乡会公立小学校长叶文先生。暴徒“是两个年轻的越共地下分子共骑一辆摩托车干的;嚣张得很,还停下车来验明 ‘正身’,才呼啸而去。”(26页)“以后越共的恐怖活动更加嚣张:华裔社会最受尊敬的中华总商会的主席邝仲荣先生后来也在家门口殉难了。他那天早上出门,看看左右两边毫无动静,缓缓走向座车,打开车门,就在这一刹那被埋伏的两名暴徒狙击殉难的。”(27页)
对于共产党的残酷,越南民众不是不知道,而是知道并且厌恶。徐先生写道,越南社会明确的信号是不要共产党,但是在共产党的欺骗和渗透下,尤其是在共产党有组织的恐怖和暴力下却显得非常无力。为此,徐先生的描述再次让人们看到一个正常的社会的政府和民间,对抗以一个黑帮方式组成的国家政府集团——共产党集团的困难性、严重性和必要性。

2.3他所接触到的美军,以及对美军在越南的观察和思考:
谈到越南战争,徐先生在这本书中不止一次地强调,这是“文不对题”的战争。为什么他用了“文不对题”这四个字,徐先生在书中说,“战争是敌对力量的决斗,目的在于击败敌人。但是美国打‘越战’,在战略上‘不求胜’,主要在‘以战迫和’;战争而不求胜利,当然是‘文不对题’。”(19页)在整个这本书中,徐芳栌先生可说是非常详实地记叙了美国人,美国军队如何认真的投入到这场战争,又是如何极为所谓“合理”地不去打赢这场战争。
为此,美国的希望当然不是越南民众的希望,因为越南民众希望打赢战争。我说越南民众希望打赢战争是因为徐先生在书中已经揭示,越南一般越南民众不喜欢,不认同共产党的统治。然而,第三世界传统的政府和民间是无法战胜共产党的。因为北越共产党还不仅只是一个黑帮式的组织,而且还在国际共产党集团的支持下,只有美国和西方各个国家的联合才有能力战胜他们。可事实是美国不想打赢本应该打赢的战争。为什么?徐芳栌先生在这里实际上为我们提出了一个二十世纪后半页,所有曾经被共产党统治的民众及国家都曾面临过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实际上也是今天中国国内的民众,乃至面对共产党威胁的台湾民众都依然面临的问题。
“文不对题的战争”,因为美国和西方是从自己的政治利益,而非战争的基本原则来对待这场战争的。文不对题,同样表现在政治策略和价值观念的关系上。因为在这个问题上,人权自由的基本价值完全是与共产党的专制观对立的。为此它让我们看到,美国的政治人物的第一考虑不是越南人的人权和自由,而是他们自己在美国国内政治机器中的影响和地位。战争原则、人类存在的不可侵犯的基本价值观都成了美国国内政治的附属品,都要为美国国内的党派政治服务。
徐先生在书中详尽地描述并且分析了美国在越南那两年是如何运用进攻迫使对方谈判,以期达到最后撤出越南。
徐先生的笔调是平和的,但是实际上他揭示的是一个非常残酷的事实,那就是美国人寻求的是体面地失败,体面地抛弃帮助越南民众的维护自己基本价值的努力。当美国人在六十年代后期如此做的时候,他们很明白七五年南越的陷落是或迟或早的事情。因为此前已经有过中国的陷落,南韩的陷落。此前还有过因为美国人下决心反击到了鸭绿江边所以南韩最后起死回生。所以可以说早在徐先生在越南的那两年,已经埋下了六年后越南民众的悲剧,十年后大规模逃向世界各地的越南难民悲剧。

2.4越战和中共:
徐先生被派往越南的任务除了具体的支援策划外,首先是运用他曾经和中共斗争的经验,对于共产党的认识,提供咨询和帮助;其次则是收集在越战中与中共有关系的证据。这一切都与中共有关。
对越战的态度,在越战中的角色和地位、言行,中共,乃至苏共等的做法与美军的态度和做法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中共和苏共首先考虑的是政治利益,而非如何面对越南民众对于生活的选择的价值问题。所以把民众拖入战争,以及会有多少牺牲都不是中共和苏共,乃至越共要考虑的问题。
越战和韩战乃至中国的内战一样,完全是共产党加在民众身上的战争。越南民众在经历了二次大战后,绝大多数人希望安居乐业,因此才会有在五四年日内瓦条约后,一百万人跟随政府移居南越。但是,国际共产党集团和越南共产党以为时机成熟,可以攫取政权,因而一而再、再而三地利用战争。国际协约对于越共,中共来说永远只是一纸空文,有利就遵守,不利就践踏,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不遗余力。徐先生在书中记叙了他在战场上处处看到的中国存在的痕迹,从物质支援到驻扎在北越的高射炮和铁道兵。
其实何至于此,关于越战和中共,徐先生更明确地指出,越共所做所行,都是中共过去那一套。“中共曾经说,‘反帝’、‘反封建’是进行群众斗争的两件基本武器,‘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是共党的三件法宝。列宁也曾经说过,‘恐怖’就是对群众施展压力,是进行群众斗争的一种策略;不要害怕‘压力愈大,反抗力愈大’,须知压力愈大,群众就愈不敢反抗。越共的斗争伎俩,完全是国际共党斗争经验的积累”(266页)
为此,徐先生在书中谈到七十年代末期中越冲突的时候,感慨地说,越共残暴和不择手段“师承国际共党,依靠中共卵翼,已经青出于蓝”,中共是自食其果。(28页)

三.永远的历史教训

我之所以称这本书是一本教科书式的作品,因为它非常明确地提供给我们很多历史性的教训。

3.1为什么会有越南战争
徐先生在这本书中具体描述并且分析了为什么美军会到越南,为什么会有越南战争越南化的发展变化。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徐先生的这本书,以及他回忆军旅生活二十二年的回忆录《从戎没投笔》所揭示的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其实是为什么会有越战和中国的内战,徐先生自己又为什么早年就不得不投身到军旅中,对抗中共攫取政权,六七年又什么到越南从事军援工作?这个问题说到底就是我在徐先生《从戎没投笔》一书的读后感中所写的,为什么会有内战,为什么会有冷战?
二十世纪的很多国家的内战,和世界范围的冷战,乃至第二次世界大战是非常独特的现象。这个现象是由于极权主义国家的产生。现在很多专家学者甚至把二十世纪称为极权主义的世纪。人们已经广泛地注意到,由于极权主义国家的特点就决定了共产党集团在哪些国家存在,哪些国家就一定会有内战、暴力,共产党集团在世界存在,世界就一定会有冷战。因为共产党集团的本性是党对于权力和政治的绝对要求:绝对一元化的,一体的统治;因为共产党集团的指导思想就是政治第一,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
一个处处把权力放在最高位置上,而对于人类的一般存在价值和信仰等毫无敬畏的集团的存在就一定存在着随时发生动乱和残酷的可能。
徐先生经历的两段历史,中国和越南的历史都告诉我们,古往今来只有这个集团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好话说尽、坏事做绝”。这就是八九年邓小平能够说“杀他个二十万,安定二十年”,把坦克开到全世界电视镜头下屠杀无辜的基础。这就是徐先生为什么从大陆到台湾的历史性的原因。
为此,徐先生这本书告诉我们的首先是,从四九年的中国到六七年的越南,只要有共产党存在,只要民众不接受共产党的要求,就肯定会有内战和冷战!
为此,无论共产党说多少好话,无论你说共产党多少好话,如果你不能够告诉人们这个集团尊奉的不只是权力和政治,也会敬畏某些价值和伦理,也会遵守法律,那么所有这些好话都可能一朝化为烟云,所有这一切都是自欺欺人。

3.2共产党是一个恐怖集团
今天世界上人们对于恐怖行动已经深恶痛绝。然而由于八九年东欧共产党集团的崩溃似乎人们忘记了恐怖和共产党的血肉联系。这中间甚至居然发生了,在西方和民主社会的台湾配合中国共产党政府的说法,把一些反抗暴政的民众说成是恐怖分子,例如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的负责人,再例如赤手反抗的杨佳;而完全忘记了二十世纪极权主义研究的定论,极权主义的共产党集团的统治是建立在谎言和恐怖的基础上的。
恐怖永远是共产党取得政权、维持政权,在政治上扩张的必要手段。由于他们否定人类的普遍的道德和信仰,没有敬畏,没有法律能够约束他们的攫取政权的要求,所以世界上只有这个共产党集团能够如此彻底、有效地使用恐怖。徐先生在两年的越南生活再次经历了共产党的这种恐怖行为。
在这本书中徐先生具体总结、列举了共产党的三类恐怖手段。

①恐怖屠杀:
二十世纪有一亿以上的人死于共产党的残暴统治,单只中国从官方文字可做出的推断,在中共统治下,不包括此前的内战就有八千万人以上。在共产党的残暴中,恐怖屠杀可说是共产党一个非常平常的手段。这其实是非常容易理解的,因为共产党建立的基础就是阶级斗争、消灭阶级。为此各国共产党都有打土豪,杀地主,消灭资产阶级。更何谈消灭一切政敌,消灭反革命。稍加思索人们就会发现,共产党毫不掩饰地宣扬的其实就是二次大战后,自纽伦堡法庭开始审判的族群灭绝罪,反人类罪。
共产党是和纳粹一样地在这个世界上公开表示自己是建立在族群灭绝基础上,反人类基础上的一个政党。消灭凡是不接受他们统治的族群在共产党来说是天经地义的。
徐先生的书中具体记述了一些事实。“一九六二年以前,越共的‘恐怖屠杀’以农村为重点,主要是‘杀’村邑干部、‘杀’地主,甚至‘杀’无辜的平民,就是要在农村里面造成一种‘声势’。
黄友细,是第四战术区丰盈省的一位‘新生邑’邑长。越共恐怖分子在晚上冲进他的家中,准备就地把他杀掉。他的妻子正在替一个六岁大的女孩洗澡,跑出来伏在她丈夫的身上,恳求越共饶她丈夫一命。于是越共先杀这位邑长的妻子,然后再杀邑长本人。邑长的女儿惊惶过度,从后门跑出去,躲藏在院子里,越共用一阵乱枪将她射杀。
越共屠杀村邑干部的手段最为残忍,通常是采取‘杀头’的办法,身首异处,而且还要‘暴尸’多日,不准人前去收尸,以便让村民亲眼目睹:‘头’挂在大道旁的树枝上,尸身泡在水田里;邑长妻子的乳房被割掉,私处还插上一把凶器;小孩的尸体被一支竹竿从肛门穿进去,竖立在狂野中。因为这样,才能使所有的村邑干部感到寒心,没有人愿意再担任政府的村邑干部。”(227-228页)
对此,在徐先生在书中还有更详细具体的记述。这样的情况,我想对于大陆读者并不陌生,因为不只是在中共攫取政权的过程中,而且在四九年后的土改、反右、文化大革命以及最近十年来国内发生各种对不同信仰团体、族群的迫害中人们都能看到类似的现象。

②恐怖谋杀:
关于共产党惯用的恐怖谋杀,徐先生在书中说,“越共的‘暗杀’其实也是公开的屠杀,也许用‘暗杀’这个字眼并不恰当。不过越共的‘暗杀’有几个特点:第一,凡是不与越共合作的人,越共就进行这样的‘暗杀’。第二,越共在进行暗杀以前,先对被害人作公开警告,或以书面警告。第三,一个人在被越共杀害以前,以后一段很长时间,尽管本人和家属及亲友提高警觉,最后总是防不胜防,或被暴徒闯进家中杀害,或被暴徒闯进办公室杀害,或在路上被暴徒杀害,藉此扩大影响。第四,从得到越共的‘警告’,到被越共杀害这段时间中,本人和家属及亲友在心理上、精神上的感受,也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怖’。”(231页)
除了前文所提到的两位被谋杀的华人侨领,徐先生在书中还详尽地介绍了其它的具体事例及数字。“据越南政府统计,在一九六一年的两年之内,当时南越有一万二千多个村‘邑’,其中有将近两千个‘邑长’被越共残酷的屠杀,有些地区的‘邑长’并且是接连被杀害,一直到没有人敢担任这个职务为止,这些地区便沦为越共的控制区,成为越共游击队的根据地……”(189页)
从事谋杀的人大都是和今天中国的愤青一样年纪的人,也就是十八岁左右的年轻人。笔者在十八岁的时候也曾经狂热地跟随共产党指挥参加过文化大革命,所以对这种利用年轻人的狂热的残酷行为非常熟悉。而这种残暴之所以会在青年人身上发生,则是因为这些青年人已经被洗脑,以为自己是站在正义一边,对人性的感觉和认识已经完全和正常社会中的人不一样了。

③恐怖爆破破坏:
爆破破坏是在战争中经常使用的方法。但是对于越共——所有的共产党来说,这种爆破破坏却不仅用于战争,也用于平民生活的重要地区。它的特点依然是为了政治目的不择手段,没有任何约束和界限。这种破坏的对象除了对战争有影响的交通枢纽、军事设施外,更主要的是那些具有政治影响的目标。为此越共的爆炸破坏包括很多公共设施场所,如戏院、邮局、停车场、政府机关、报社乃至车辆。
事实上在越南战争中的恐怖破坏具有一切现代恐怖分子制造的恐怖事件的特点。它不仅是一种军事手段,达到军事目的,而对共产党来说更重要的永远是政治影响,及造成这种政治影响的心理效应。由于这种恐怖行动很多时候超出了常人想象和理解的范围,所以徐先生在书中不厌其详地列举了很多事实,利用了统计数字。例如,单只他离开的那一年,“据越南政府一九六九年发表的统计,这一年南越各地平均每天有十七宗越共恐怖事件,全年共有六千二百一十人被谋杀,一万五千四百五十七人受伤,六千二百九十五人被绑架,估计在今年(一九七零)年内,越共的这些活动还将有新的高潮。”(191页)

关于恐怖问题,徐先生的书让我们再次看到并且深思:近年来中共政府一直谴责民间的个体反抗导致的暴力为恐怖事件,个体恐怖分子,事实上,我们只能够称那些怀有政治目的,并且为了这个目的,不顾人间伦理道德刻意制造事件的人和组织为恐怖分子和组织。而那些个人反抗的暴力在社会上产生的效果则常常是除暴安良的“正义呼声”大于“恐怖效应”。所以真正的恐怖组织和个人是那种怀有极度嗜权要求,如极权主义的共产党集团(不仅指南斯拉夫和红色高棉,而是包括所有的共产党集团),希特勒纳粹集团,或者是怀有极端宗教化目的组织,如本拉登的卡伊达组织,他们才是我们所指的恐怖集团和恐怖分子。
为此,综上所述,只有具有反人类倾向的集团和个人,才是我们所指的恐怖集团和恐怖分子。因为只有他们把恐怖作为一种达到政治目的的武器来使用。

3.3共产党的渗透
古今中外没有一个集团如今天的共产党集团那样“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因为古往今来即便是黑帮集团,也还有他惧怕的地方和尊奉的地方,不能赤裸裸地完全以权力和利益为第一位。因为只有这个共产党集团不信神、不信天,不尊奉人类的任何伦理道德,一切以政治为先,以自己的权力为先。
由于共产党的这种特性,可以“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为了政治目的可以无所不用其极,所以共产党在渗透与麻痹、以及欺骗上具有空前绝后的能力。
当代极权主义研究专家们一致认为,谎言和恐怖是共产党统治的两个工具。从前述描述,我们同样可以看到这也是共产党攫取政权的两个工具,而伴随这两个工具的则是共产党极为有效的对于对手,对于社会各方面的渗透。
大约是在军中从事政战的经历,所以在这本书中,徐芳栌先生特别把“渗透”问题突出出来,用了几节具体地描述总结了共产党的渗透的方法和目的。我想,对此每个在共产党社会生活过的人,与共产党有过对抗经历的人都会深有体会。
由于在一九八九年之后,在共产党在国际上经历了崩盘的溃败,不得不改头换面重新立定脚跟,为此,在今天这个渗透手段甚至可能比起恐怖和谎言的运用更为普遍。当然,无论是如何改头换面,由于共产党是一群没有对神、对天的信仰,没有任何人间伦理道德的人,所以他们的渗透手段,肆无忌惮的机会主义做法永远是类似的。
徐先生在书中详尽地描述总结了共产党在三方面的渗透特点,思想渗透,组织渗透和军事渗透。我想,这是徐先生一生经验的总结,这不仅是在他年轻时不得不从军背井离乡时,其后在保卫台湾的存在时,在越战时,就是在今天,八十八岁的生活在台湾的徐先生依然会感到这种渗透的现实存在和威胁。

①思想渗透:
在思想渗透上,越南的经验今天很可以供台湾,以及其它地区的华人借鉴。因为共产党可以不遵守它的任何诺言和签字,所以在思想渗透上它拥有非常灵活的空间,可以肆无忌惮、因地制宜地说任何话,许任何诺。徐先生在越南两年中再次看到这种现象,他在书中写到:
“南越的老百姓不喜欢越共,越共也没有向老百姓宣传共党的思想。越共所谓‘思想渗透’,只是鼓吹‘反法’、‘反帝’、‘反美’和‘反政府’斗争,藉以骗取民众的同情。甚至越共也没有向老百姓打出‘共产党’的招牌,越共所谓‘组织渗透’,只是制造一个‘反政府’集团——‘南解’,在制造一个‘人民革命党’来控制‘南解’,藉以骗取民众的盲从。”(265页)
为此,他特别提到,“越共思想渗透的特点是:它们顶着“民族主义”的盾牌,对广大南越老百姓决口不提“共产主义”(205-210页)
这个方法在今天的香港也是如此,中共在八九年后知道自己臭名昭著,公开吃进香港不仅为自己制造麻烦,而且也使得台湾以及世界对它更为警惕,为此,在香港采取了各种思想渗透,可万变不离其宗,一国两制的阀门共产党牢牢地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也就是两制只是形式的两制,只是要在无形中吃掉另一制,无形中走向一元。中共不谈一制,可事实上,它可以随时收紧口袋,你却绝无一点剪破口袋的可能。你必须在一制中谈两制。
中共今天对台湾的渗透也是如此,他可以使用任何台湾人喜爱听的言语,可以暂时让你满足要求,可你有任何可以使它的绳索失效的做法,他绝对不会接受。因为中共可以随时使用暴力收口,所以暂时的言论以及美好的诺言它都可以容忍和准许,只要是“虚”的。为此,我想徐先生一定会同意我看他这本书的体会,那就是共产党的任何好话,都不能够相信,只要他不能够提供给你这种可能,也就是如果他言而无信了,你有制裁它的方法。

②组织渗透:
组织渗透是共产党惯于使用的另外一个方法。徐先生的书中有详尽的描述。在笔者来说有两点非常值得注意,一是共产党信誓旦旦地说,隔壁阿二不曾偷,居然在这个世界人们就当作真实来处理。例如所谓“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根本就是完全在北方共产党的控制下,可偏偏要说成是一个南越人的组织。再如今日大陆政府中的台湾代表,今日大陆的国民党等民主党派,内中的人都是货真价实的共产党人。
在这样一种基础上,也就是在这种铁腕操控下的广泛渗透,又造就了组织渗透的第二种现象,也就是招降纳叛,利用各种趋利者。对此,徐先生书中说,“越共‘组织渗透’,是广泛利用野心政客,玩弄热血青年,与驱使无知群众,并拿这些人来作为牺牲品,越共自己是永远躲在幕后操纵的。”(219页)
历史真的是惊人的相似,今日在台湾几乎在完全重复六十年前的中国大陆,四十年前的越南的情况。且不要说那些如雨后春笋般的各类亲大陆的所谓统派组织所受到的或明或暗共产党的控制,在这种巨大的思想渗透、心理渗透,组织渗透中,就是李敖、龙应台这样的人不也是自觉地不超越共产党设定的界限吗?这种组织渗透,人事渗透在自由社会中潜在的恐怖威胁作用已经无处不在,所以只要这个世界上有共产党,这种渗透就必须引起人们的警惕,及时地用有效地对抗揭露它永远是必要的,也是最好的方法。

③军事渗透
由于共产党信奉的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现在更加上“枪杆子里面维持政权”,因此军事渗透更是共产党的一个一定会采取的手段。这种渗透在二十世纪初期,苏联共产党,以及它所操纵的共产国际向世界各国采取过,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共产党的崛起和存在完全是依仗于这种渗透,越南战争中越南南北方的军事行动是由于内外的军事渗透,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在东南亚各国都存在着这种军事渗透的危险和威胁。为此,在台湾有过的很长期的戒严实际上就是因应这种威胁而生的一种不得已的对策。
今天,由于共产党实力的衰落这种大规模的军事渗透可能暂时不会明显出现,但是造成这种可能的武器的暗中流通一直会存在。而所有这种由大陆流入台湾的武器事实上都存在着军事渗透的背景。因为在大陆能够出卖武器的只有政府。为此,昨日的越南战争,半个多世纪前的中国内战给了人们不允许忘记的深刻教训:只要共产党存在一天,军事渗透,乃至军事干预的可能性就存在一天。


2013-08-03 德国·埃森

徐芳栌:《越战两年记》;台湾,台北·读册文化事业有限公司,20074月出版

作者简介:
仲维光,一九四九年生,山东黄县人,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思想史硕士,近年来被多个大陆网页媒体推荐为大陆最具影响的知识分子之一。
思想经历:一九六九年,仲维光开始自学哲学,不久就把颠覆四九年后的中国大陆知识界,彻底揭示马克思主义和共产党给人类社会和中国社会带来的思想、政治和社会灾难问题作为己任。八十年代大陆开放后,八八年到德国继续研究当代中国思想政治问题,并为此从哲学、历史、文化三个方面全面考察了极权主义以及极权主义概念的提出和发展。现在他是华人学者中对极权主义、共产党问题拥有并且掌握最多文献的学者,并希望未来能够利用自己搜集的近千种文献与所作的研究在华人地区建立一个专门研究极权主义问题的研究机构。
出版:著述、翻译作品包括《爱因斯坦的早期量子论思想研究》,《爱因斯坦传》,《爱因斯坦语录》,《科学史和新人文主义》,《意识形态阴影下的知识分子》,《当代极权主义与知识精英》;有关极权主义问题的专门文章:“最近二十年中国社会思想界的问题”,“极权主义和自由文化问题”,“极权主义还是权威主义”,“传统专制、中央集权和极权主义的区别究竟是什么?”,“五四以来思想问题系列”,《当代启蒙思想家卡尔•波普》、《启蒙究竟是什么》等近百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