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3日 星期日

老来竞赛,人何以堪

昨晚赛球,百感交集。第一我现在几乎成了双打高手,我们队双打赢了七场,输了十场。可七场中我赢了五场。然而结果是,接下来的立即上场的单打总是在某一时刻停摆。昨晚第一局打到八,我遥遥领先,突然反应缓慢下来,失误连连,被对手翻了盘。总算第三局有所恢复赢下来。可第四局我七比一领先,又突然停摆,最后七比十一输了。此后一个球也没赢。我大吼,跺脚,用各种办法都无法是自己兴奋起来。真的觉得老了,任人宰割了。沮丧之极!那孩子十年来从来没赢过我,这次又觉得自己突破了。
其二,第二场单打,那人是削球,我除了十年前第一场痛宰他过一次,此后绝大多数是二比三输。由于体力原因,我这五年没赢过他,几乎认为此生不会赢他了。但是三月份居然再次痛宰他
了一次,三比零。他毫无机会。我突然明白他也五十岁了。我有机会了。可昨晚的比赛,开始我一直没有从沮丧中恢复过来,真的觉得竞赛体育再不是老年人的活动了。就这样虽然比分接近,可很快输了两局。第三局我已经不抱希望,觉得算了,可我居然领先到十比六。拿下来后,由于对削球手回合多、时间长,我竟然以为到第五局了。别人提醒我说,还要坚持才能够到第五局,这才醒悟。第四局依然是一路领先,虽然不多可领先到十,并且赢了下来。第五局又是从一平纠缠到八平。本来有机会扩大领先,六比四我发了个直冲对方正手的快球,而且还是一个擦边球,可他楞了一下后说是网球,争执了几句,我让了他,心里憋了一口气。七平,一个半高球,他居然扣出了界,我大吼一声,把胸中晦气吐泻已尽。八平后,居然又一口气拿下三分赢了这场。

人的奇怪于我在于,本来我已经非常沮丧、怀疑自己,可赢了下来,似乎信心又有了一些。而其实也就三分球,如果输了这场大约我的心理会一下子老不少。可老天每次在这个时候总是又让我坚持下来。
细想我的心理起伏不知是应该还是不应该。本来这个赛季我成绩在队里也还是好的,只是这个停摆,几乎每次比赛都出现让我非常沮丧。我为此有了一句名言,也就是我大约只能够赢四十岁以上的人了,因为我停摆的时候他也快不起来。为此,我也更深地理解了帕斯卡尔的那句话,人是一根会思想的风中的芦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