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3日 星期日

關於轉寄王友琴、于小康有關孫歷生、于光遠問題的文章按語

XX兄:

隨附于光遠的女兒,于小康的幾筆文字,看來她對人生很有痛感。這也讓我更加感到,當代中國人的靈魂,尤其是知識人好像真的被共產黨揉成了碎片。我指的不是別人,而是我們自己!因為我自己從七零年覺悟痛感這一切後,終生的工作就是力圖把過去被粉碎的靈魂碎片從新正常地拼湊回去。

我把這兩個附件也轉發給了一些朋友,轉發的時候加了幾筆評注,現在這幾筆附注也轉給兄:

記得有人曾經問過我,是否中國共產黨比東歐國家的共產黨好點。我的感覺恰好相反,由於五四的徹底反傳統,中國共產黨比別國的共產黨更壞,更殘酷。中國被迫害致死的人涉及面之廣,範圍之大,幾乎只有柬埔寨可以比較。即以于光遠為例,他極為典型。這個人一輩子干的都是一些亂七八糟的政治的意識形態。既無學問,又無操守。人性和文化精神都是癌變了的。可幾乎很少人看到這點,還在歌頌他的開明。這類知識人既是《一九八四》中的《真理部》奠基者、積極推行者,又是畢生都在力圖讓《真理部》改善得更有效者。共產黨如果只是工農幹部,大約中國還不至於如此壞。中國四九年後社會、文化的毀滅都是在于光遠、蔣南翔等所在的群體的努力下進行的。究其一生,于光遠和蔣南翔一樣一直是貨真價實的共產黨員,“英社”(見《一九八四》)骨幹分子。

我們都是來自清華園,回顧八年清華園的生活讓我更深深地體會到,歷史都是偶然的,如果沒有蔣南翔,中國的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不會壞到今天的地步。我每每想到在清華園的生活,都感到痛徹骨髓,它毀了,扭曲了我一生。我會在準備寫的“痛悼張三慧老師”中涉及對六十年代的清華園的教改,當時的氣氛,以及對那一代老師們的看法。那是一個貨真價實的《一九八四》時代,一個《動物莊園》。

于光遠的問題同時讓我再次追問,傳統是一種價值,現代人權自由也是一種價值,共產黨的價值是什麽呢?為此我們更要進一步問,爲什麽在這個基礎上的人都那麼殘酷、沒人性?

西人說條條大路通羅馬,真的是任何一件小事都通向根本性的問題。于光遠之死再次讓我們想到了關於人性和知識這兩個最根本的問題。我的一生,我作為人生活一場的經歷和追求讓我只要有一息存在,就會對這個人性和知識問題追問下去!

最後非常非常感謝你轉來不同的文字和照片,如關於少年宮、關於清華、關於歷史,它不斷刺激我對生命的感覺,這種刺激讓你保持活力。因為生命就是感知,有感知才會繼續享受生命。你給了我靈感,稍後我會寫篇關於少年宮二三事的回憶性文章。(因為手裡還壓了幾個題目必須寫,遺憾不能立即動筆)

祝你和全家週末快樂!

維光
2013-11-02,德國·埃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