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0日 星期六

反共是做人的底线 ——看穆勒廖亦武声援香港雨伞革命照片感


“某些人说我一贯反对共产党,我问心无愧地坚持这一立场。因为我认为,共产党令人憎恶的程度绝不亚于纳粹。”(雷蒙·阿隆-1982

1.流亡作家廖亦武用自己的热血在欧洲点燃了一堆又一堆反对残暴的共产党及其暴政的火焰!
在每一个场合,每一个事件,每一个时刻!
十一月十八号,他又为我们创造出一张历史性的照片,支持香港雨伞革命,拒斥共产党!
十一月十七号,夜间那个时刻被这张照片记录,而这张照片又把那个时刻变成了历史性的时刻。
我们说是历史性的是因为它意义深远、关心深切。我们说它意义深远,关心深切是因为廖亦武,这位法兰克福书展和平奖获得者,和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赫塔·穆勒,与柏林文学节的创办者、主席乌尔里希·施莱博,及罗马尼亚的那位记录共产党暴政的记者,一起再次向一个人类的怪胎,毒瘤——共产党说不。
然而,又岂止是说不,是咒骂、厌恶、更是唾弃!
为什么一张照片表达了那么强烈的千古深仇大恨?因为他们都经历过暴政的迫害,他们都亲眼看到共产党没有人性,嗜血残暴,及没有信义的无赖嘴脸。共产党: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人间最卑鄙的厚颜无耻者。
赫塔·穆勒,一位在罗马尼亚共产党统治下的作家;乌利,一位在柏林亲眼看到无数东德民众的经历,亲眼看到东德共产党的嘴脸,亲自阅读过两个极权主义政权的批评家;廖亦武,一位在中国共产党统治下挣扎,从九死一生中逃出的文人,他们共同体会到的是共产党的残暴。
无论欧亚,世界上只有一个共产党:共产党们的组成原则是相同的,共产党们的残暴是相同的,共产党们变化的嘴脸是相同的。而民众,有良知、有能力的作家的反应也是相同:拒绝、反对、鄙视、唾弃!他们曾经如此把东德、东欧的共产党抛弃,如今他们共同面对中国共产党再次做出同样的反应。
2.能够“不对”共产党伸出中指,拒绝他们,对抗他们,蔑视唾弃他们而能战胜共产党吗?
这也就是说能够相信共产党还存有人性,可能用善意回应民众的诉求吗?能够进入共产党启发共产党的善心,缓慢地改变共产党吗?人间的道理“见好就收”能在共产党那里适用吗?——一句话,共产党知道人间的好坏吗?
可惜历史上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例子。对“见坏就上”共产党的回答是残暴,对见好就收,共产党回答的更是残酷。从共产党成立那一天起,他们从来没有遵守过人间的伦理道德,人间的法律秩序。他们自己成立时可以接受境外敌对势力的资助,可以分裂国家,建立国中之国,可以灭门人家九族,可以因为党的利益牺牲民族大义。他们自己掌握政权时可以随意整肃异己、群族,可以犯错误,饿死几千万人,残害几千万人,却不允许有任何不同声音!
共产党的每一个发展和扩张,都是他们无视正常法制,无视人间伦理、契约,残暴肆虐的结果,共产党每一个退缩和失败,包括他们时常说的所谓落实政策、平反冤狱,都是民众对抗和反对,显示出自己的力量而让他们感到恐惧时的结果。没有一个历史事实证明不是如此。
共产党从来没有过因为天良发现而做出退让或悔改,这甚至包括那些在党内受到过整肃的爪牙。这就是给刘少奇平反,刘家闭眼不追究根源和罪犯;给邓小平平反,邓小平不反毛泽东;给习仲勋平反,习家对以往的迫害和正在进行的迫害熟视无睹;被整肃多次的胡耀邦就是到最后也没有反对共产党的冲动的原因。
单就这一点就可以说,共产党彻底毁灭了人类的天良!
而看到以往的一切又应该让你看到,时至如今,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他们今天没有这样,明天不会如此!
所以历史的答案就是共产党自己所承认的,共产党不是普通人类制造的,这也就是说,共产党不是我们所说的“人”!
正是在这种意义上,廖亦武、穆勒、施莱博的照片对世界伸出的中指,让我们看到的是对共产党的彻底拒绝、唾弃。而在人类史上,这种彻底拒绝只有对那些反人类的存在才会如此!
对此,已故法国自由主义巨擘阿隆在八十年代初期曾经说过,“某些人说我一贯反对共产党,我问心无愧地坚持这一立场。因为我认为,共产党令人憎恶的程度绝不亚于纳粹。”(阿隆,回忆录)

 (照片为捷克11月17日纪念天鹅绒革命二十五周年,示威人士抗议总统泽曼过度亲中,担心共产政权会再次出现。)

3.我曾经浏览过章诒和的《往事不如烟》。尽管我非常不认同章诒和的父亲章伯钧,因为他早年参加过共产党,中年打着民主党派旗帜,隐藏在其中协助共产党,晚年在共产党政府中任高官,实际上一生都是共产党的帮闲与打手;我也不认同章诒和看问题的角度,可我浏览这本书记述的共产党对他们这些“自己人”的迫害的时候,那血泪史,共产党对“自己人”的无耻与残暴,立即让我对自己说,“我这一生,如果我说共产党一句好话,我不是人所生养的!”所以,我非常认同阿隆这句话。我以为,反共,可以说是做人的底线!
现在阿隆说过这句话已经过去后三十多,共产党依然如故,没有任何改变。北韩没变,古巴没变,中国也没变。共产党之为共产党,它独特的特点就是共产党本性不可能自己改变,只能被消灭。这也就是说它不可能像国民党那样通过演变进入民主社会。对于这个结论,过去半个世纪研究共产党西方专家早就得出,而历史的经验事实也已经不断地证明这点。所以这个研究,这个研究结论,这个历史史实,让我们今天甚至可以说,“谁看不到这点,谁不如此,就要看看你的天良,你的智力是否有问题!”
历史上只有残暴的共产党,只有被消灭的共产党,不曾有过任何改变自己本性的共产党。这就是廖亦武创造的这张照片,面对世界、星空、历史,中国香港问题的意义。它让每个人都要扪心自问!他们伸出中指,不只是拒绝共产党,还要我们每一个人审视自己作为“人”的良心!
为此,我们要感谢廖亦武先生、穆勒、施莱博先生!如果你问人间天良何在,就请直视廖亦武先生的照片……
而如果你直视照片,你就一定会清楚,反共,是每一个人做人的底线!

2014-11-19 德国·埃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