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

乔布斯、扎克伯格能作为人生的楷模吗?——对抗后基督教社会恶变之一

融四岁,能让梨……我们中国人的先辈重视的是品质和伦理。可当代强势的西方社会最近二百年来崇尚走向的却是功利主义的弱肉强食。不错,我们享受着西方在这个基础上带来的物质强盛,可现在我们也已经看到,我们人类为此付出了我们的品质、我们的品味、我们的梦想和神韵。我们从推崇人的品质和伦理,到推崇功利主义的成功、商业和社会的成功,是进步还是堕落?这实在是一个必须质疑的问题。
当乔布斯、扎克伯格这样一类人成为人类社会的楷模,这对人类社会来说一定是悲剧。
商人成为楷模,其结果一定是对人的本质的败坏。“商人重利轻别离”,岂但如此,在一个没了信仰和伦理前提,只有法律的世俗社会,就是好的商人也至多是只受“法律”约束,此外的一切他一定会蔑视。这一定是一个商人的行事原则,是他的天经地义。所以可知,崇商的西方现代社会给人类带来的不都是积极的东西。对此,我们过去是毫无反思、批评地全盘接受,而且比西方更为过分地张扬扩散,而这其实就是五四以来中国社会在世界的潮流中江河日下、日益堕落,并且波及到对地球环境的彻底毁灭的原因。
乔布斯、扎克伯格这样的人及其技能,被我们的先人称为“雕虫小技”、“牟利市井”之辈,就是再有钱,再有势力,你就是把全世界买下来,也不是人的楷模。因为做人有更多的内容,人生的意义不完全在于物质和感官放肆的刺激。尽管这一点现在被这个世界,当然也包括中国人的社会所公然漠视和蔑视,可它一定是与人共存、永恒存在的冲动。因为甚至那位乔布斯死前请写爱因斯坦传的作者艾萨克斯为他写传就是一个说明。因为他自己是深切知道的,爱因斯坦的精神和知识追求所获得的肯定是他的所羡慕的。他想要的是爱因斯坦那样性质的肯定。可凡是对精神和知识领域有所基本了解的人都会知道,乔布斯的价值追求,品味追求,对知识的追求,和爱因斯坦的思想和精神根本不可同日而语,不是请这样的作者来写传就能够写出爱因斯坦那样的光芒的。

同样的道理读扎克伯格的介绍,听扎克伯格的谈话也是如此。无论乔布斯还是扎克伯格,你的奇淫利器,若为好的价值服务,则沾染良风;若为专制助纣为虐,则让自己的聪明腐败。
我们的前贤用铜臭来说商业和金钱的气味,可与此相对,“至德馨香,感于神明。黍稷非馨,明德惟馨”。如是而已,好自为之,最重要,最根本的是从根本上为自己的名声和品质自修,不必如乔布斯那样要花钱来请为爱因斯坦写传的人来写传。因为无论人的灵魂还是精神,乃至生平都不是写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
我们中国人的传统社会,从来以这样的做人为下,从崇德到崇臭,这变化不大吗?真的只有五四后被彻底打断脊梁,抽掉灵魂的现代国人,才会亦步亦趋地在价值问题上、人生问题上、社会的根本基础问题上毫无抵抗、毫不思索追随流俗的西方商贾、媒体,蛤蟆吵滩。
而事实上更应该立即想到的是,在这上面是没有东、西方的区别的。爱因斯坦不仅从来没花钱请人写传记,也肯定会耻于此。只有这个江河日下的社会才会有这个现象。单只是这个请人写传,请人在未死时写悼词,安排身后的“伟大”,而没有人感到可笑,就足以昭显这个时代和这个社会的堕落了。
对于做人,爱因斯坦喜欢的叔本华的名句是,人只能做他想做的,不能要他想要的。而我们的先贤,早此两千多年说的则是,“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知斯三者,则知所以修身……”。趋向智慧的品格是求知不倦,趋于仁智的品格是行善不竭,有承担的人一定知道何为羞耻。此中三昧,对比、咀嚼让人大开心智。与此同时,我们的先贤也早给反其道行之者准备好了中文——这叫做“不知好歹”!


2017.2.12 德国·埃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