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9日 星期日

我看中国与西方当代艺术 ——写在拍摄上世纪初叶的雕像后

几天前天气好,外出散步,并到埃森百年前建筑的犹太教堂补照了几张照片,顺便也拍了两张教堂旁边的雕塑,发到博客。一位网友问我这个雕像的细节,“背景墙上的雕塑,是儿童在哺育被大西洋传说喻为‘海洋精灵’的海豹么?”我还真的不知道。为此,我补发了所拍的主雕塑的侧面特写,并且细看了这个粗重的雕塑。这个粗犷的雕塑,对我来说竟然是如此熟悉,因为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艺术不过是这类,而由此产生了一点感思:

埃森是个工业城市,处处遗留着
上个世纪初期,工业与工人,所谓普罗文化的痕迹。如今这些都已经扔给了中国。即如乌帕塔恩格斯故居那个中国赠送的恩格斯雕像,明年中国将要给特里尔马克思故居赠送的马克思雕像,其实无不是这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欧洲的普罗文化,夸张地描述观念和人的粗劣的后继。自然已经走过了这个阶段的欧洲人因为不再认为那种雕塑是艺术,也就不再多想这个让他们潜意识里觉得熟悉的雕塑,在文化和社会问题上说明了什么。事实上由于那是中国的事情,和他们相关的只有经济和贸易,所以从表面看来也没必要想那么多。他们当然没料到,那,其实是和他们现在的经济萎靡,失业率居高不下,国际社会纷争不断,难民危机密切相连的问题。这就是,这一切都是政教分离后,世俗化的基督教社会产生的社会问题,文化艺术问题。
中国官方的艺术家接的是上个世纪由宗教转为世俗宗教,由布道转为宣传的西方炽热狂热的二元艺术。中国时下所谓“民间”艺术接受的则是西方那时几乎同时发生的观念艺术,前者是党派化的、世俗物质化的艺术,失去了宗教精神而变成假大空;后者则是观念化、物质化、世俗化。同样是基督教社会文化世俗化的观念艺术,一旦没有了对抗权力,由于离开了产生它的冲动的人权问题的觉醒,对人的关心,对自由民主的追求,失去了精神基础,同样是“假大空”,一种无聊的寻求刺激、消费社会、沽名钓誉,甚至就此滑向比动物还极端、彻底的堕落和放纵。
二〇一五年到德国我们这个州来举办展览的“中国八当代艺术展”就是这个癌变的展示。所谓中国一百二十多位现代艺术家在党的率领和安排下到德国来举办展览,这本身就是上天安排的一个当代最具有讽刺性的“行动艺术”。它的荒谬根本毋须多论证,如果您认为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在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党的领导下,一百二十位德国艺术家到中国去办展览一定是一幕历史丑剧,那么不用再过五十年,你就一定能够看到“中八”展览是怎么回事,散发着什么气味儿。
“中八”的蜕化和堕落当然已经不是“中国”艺术家的蜕化和堕落,因为这一代中国艺术家不是中国文化传统的产物,他们根本就是从西方来的世俗教派,在中国建立的、奥威尔笔下的《真理部》的产物,是政教分离后带来的现代社会多种光谱中的一部分。所以他们这种蜕化的结果反映的实际上是西方世俗化后的问题,“后基督教社会”的问题,百年来全球遇到的问题。而这究其根本,它是起自中世纪的西方的没落和步入绝境的继续及现代现象。它是时下的西方文化多种表现现象中的一种!即如两次大战和时下的难民危机都是西方政治的结果一样。时下的一切让我们看到,这个“西方的没落”,它比一百年前的斯宾格勒生活的时代表现的更为强烈。从问题上其实它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更加尖锐、深化,冲突更为激烈,更让人感到困惑与恐惧而已。
然而,一百年来,我们却看到,变化了的是中国,问题和现实变化了的是中国。由于全球化、西化,中国人和百年前根本不一样了。他们自觉或不自觉地彻底地被裹挟到了车尾,不知车辆开向何方,却兴奋至极,既没有忧虑,也没有恐惧、担心,一路高歌、雀噪。
现在,他们在这辆西方造就的现代化的车的后方,乐此不疲地进行各种交易,展开各类所谓艺术创作,模仿着西人进行各种所谓望文生义的思想探索,他们陶醉且自以为是……这一次他们可算是搭上了车!
他们以为,这辆西方造就的现代化的车,是完美的车,前部的西方社会是完美的社会,“救世主”就在车头,抢占车头的西方民粹主义者同样是在捍卫普世价值。
我真的怀疑,那些吊在车尾却在妄谈车行的未来方向的中国艺术家,那些时下在车尾发起攻击,攻击在车前面,抵制孤立主义、忧虑未来的西方自由主义者为“白左”的人,知道这车是从何处来的吗?知道你们搭上的是开向何处的车吗?知道车前部发生的是什么,都是些什么人吗?
我真的不知道前面,西方社会究竟正在发生什么。因为过去五十年,我探索中国社会的灾难,共产党造成的灾难的历史让我对西方已经充满疑惑。因为这个共产党,以及百年来的两次世界大战,无数的灾难问题、族群纷争、迫害屠杀问题,都是来自于西方,都是现代社会所独有的现象。为此,德国埃森曾经被纳粹毁坏的犹太教堂旁,那面向蓝天,粗犷的、半个世纪前铸成的,肩抗巨锤、要拯救人类的工人塑像,不应该让我们更深刻地想到什么吗?……历史问题、文化问题,人究竟应该如何去活,究竟希望有一个什么样的社会?

2017.4.8 德国·埃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