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6日 星期一

道纲崩溃、人间无序:后基督教社会的典型怪相

——谈川普坐丘吉尔椅子照

昨日看一则台湾新闻报道,题为“川普坐丘吉尔的椅子拍照 全英国都坐不住了”,不仅因为极为典型,而且因为批评川普的意见很具体详实,我以为这具体的批评一定会引起有头脑,有做人底线的网友的思索,因此摘发到了脸书。不想引来的竟然是毫无所动,不加具体讨论就支持川普行为甚至为之喊好。这令我大为惊异。我的摘发如下:

川普坐丘吉尔的椅子拍照 全英国都坐不住了
白宫发言人桑德斯发到推特上的照片,川普正装模作样地坐在英国知名二战时期首相丘吉尔的椅子上。(图/莎拉.桑德斯推特)对此,报刊网民的评论是:
“他完全不尊重议会民主的传统,我是一位加拿大人,觉得川普很恶心。他根本不懂议会民主与其他各种民主的意义。”
“他完全不懂我们(英国)的民主,因为他根本不读书。”
“他也不懂美国的民主。──难堪的美国人留。”
“蠢蛋一个。”
“真惨!他唯一可以跟政治家沾上边的就是坐在丘吉尔的椅子上装模作样。川普这次访问成果只有让英国的盟国难堪,让英国难堪,还有拍了这张照片。”、
“丘吉尔是真正的天才,有难以想象的勇气,非常有幽默感。川普是个胆小的白痴,完全不懂幽默。我刚看完威廉.曼彻斯特的丘吉尔三部曲,现在看着川普坐丘吉尔的椅子,觉得特别恶心。”

对此,我评论说:
近看赵少康在主持的节目中常说,做大臣的要有大臣样。我们中国人讲究做人、做事之规矩绳墨。乱了规矩,则妖由人兴,所以左传有“人无衅焉,妖不自作,人弃常则妖兴。”这一百年的历史教训,世界的灾难、动乱、无论中外,乃至如今台湾都告诉我们,皆出于此。为此我对那些看不到这个行为的肤浅可笑和令人厌恶的网友说:

我真的要非常遗憾地说,我们的分歧是最根本的做人的价值、社会存在的价值,做人的规范、社会行为的规范的分歧。在这些问题上的分歧导致我们观察问题所戴的眼镜不同,观察到的现象与结论不同,为此它就必然导致互相认为对方混淆是非、颠倒黑白,香臭不分、指鹿为马。
我之所以转发这些信息,不过是想提醒能够于我沟通的同仁注意这些——最近二百年,后基督教社会的世俗化、物质化造成“道丧文弊、异端并起”。它不仅存在于共产党社会,而且是也在西方所谓民主社会,它是普遍的。现在它不但没有成为过去时,而且更为严重地危害社会。
川普坐丘吉尔的椅子,在某种意义上并不比江泽民弹莫扎特弹过的钢琴美丽。它居然被美国白宫发言人堂而皇之地发出,这是一则带有邪恶微笑的恶毒的笑话,是对我们现存的人类的嘲弄!如果你看不到这点,那是十分遗憾并且非常严重的事情。你正在推崇的,正在做的,和我们那代人参加红卫兵,跟随毛泽东进行文化大革命一样严重。而这是同样的一种产物——狭义来说,党文化,真理部培育的癌变结果;广义地说,它是近代各类族群极端的观念化、排他化的结果,是基督教社会政教分离后世俗化、物质化基督教的典型结果。
它涉及的是百年来造成人类灾难的中心问题!
这意味着我们依然在这个大灾难的漩涡中心,我们的世界面临这巨大的问题。

2018.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