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4日 星期二

仲维光:中共的《宪法》是个什么东西?


听众朋友, 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时事访谈】节目, 我是主持人静汝。
最近中共党刊《红旗文稿》发表题为《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较研究》的文章。文章指宪政是属于资本主义。随后中共官媒《环球时报》也刊登类似文章,称“宪政”主张与中国《宪法》对立。有大陆学者对海外媒体表示,中共党刊的这种对宪政概念的混淆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在今天的【时事访谈】节目里,我们就请旅居德国的著名学者、自由作家仲维光先生来做进一步的分析:中共为什么认为宪政和中国的宪法相对立?那么中共的宪法是个什么东西?
记者:仲先生, 您好!《红旗文稿》的这篇文章提到:宪政的主张是主权在民,多党竞选,轮流执政。而共产党的领导地位不是竞选得来,是民主革命胜利的成果。但以宪政理念为标准,就没有无共产党的领导地位。请问您对这种观点是怎么看的?

仲维光:第一呢,共产党实际上已经明白的承认了它的政权不是人民给予的,承认了它的政权是通过暴力夺取的。实际上,如果我们再进一步来揭示的话,我们还会发现,共产党的这个党建立的基础,实际上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反人类的基础。为什么我们这么说呢?共产党是建立在要消灭阶级的这个基础上。它说它代表无产阶级,要消灭资产阶级,那么资产阶级是一个族群。有人会说,共产党在80年代取消了阶级斗争了,那么它还是建立在对于不同族群的迫害和消灭的基础上吗?当然是了。80年代,它虽然表面上取消了阶级斗争,但是它更是赤裸裸的把它的政权建立在一个党、一小群人的把握权力的基础上。也就是它自己现在承认的一党专制的基础上。这个一党专制比过去的那种阶级斗争,阶级消灭更狭隘了。因此呢,共产党的建立,它的前提和原则就是反人类的。所以我是觉得在《九评》里说,这个党它是一个黑帮集团,说的非常准确。大家可以看一下近代社会,所有的正常的一般社会的政党,它都是建立在一个价值这样的前提下的。例如西方的自由民主党,它是建立在对自由的推崇上的。社会民主党,它是建立在希望能有一个社会正义,社会公正的基础上的。唯独共产党,它是建立在一个阶级斗争基础上的,现在它是建立在一党,一个小群体的政权的基础上。
第二,大家还知道,任何一个人类的社会,从古以来,哪一个朝代它都是建立在一个价值的前提上的。例如中国古代传统社会,它是建立在对天地人这些关系的理解上的。即便我们说的那些个专制皇帝,他也要符合天道,因此在中国历史上,中国人认为,如果皇帝,如果天子不遵从天命,他有违背道德伦理的这些东西出现,就可以革他的命。
西方现代社会,它是建立在普世价值上,宪法第一条就是人权,那么西方以前的社会,它也是建立在宗教文化的基础上。唯独共产党是建立在一个族群对另一个族群的消灭。到现在更加赤裸裸的是,一个党,一个小群体霸占权力。这个党在当今世界上就没有它存在的合法基础。没有它存在的人类所普遍遵守的价值基础。
第三个,我要强调的是,任何一部宪法,任何一个社会,它的正常的存在,它都必须首要的有一个价值前提,这就是西方社会的宪法第一条。而中国共产党,它不是建立在价值基础,而是建立在一党专制的基础上的,就是我开始讲的,这就决定了它是反人类的,就决定了它一定是一个罪恶集团,它随时可能对不同的人伸出杀手,随时可以象1989年那样,开出坦克枪炮,向99年以后那样,随意镇压法轮功学员,镇压不同信仰群体,随意的活体摘取器官。所以最后就是讲,它共产党是承认了它要坚持它的一党专制,这个坚持一党专制说白了就是用自己的一党,一小部分人的利益来凌驾于所有人类存在的价值之上,所有人类存在的尊严之上。所以这个就是那个曾经在共产党高层也占有位置,后来背叛出来的南斯拉夫的吉拉斯所说的,共产党集团是人类历史上,一个最无耻,最残暴,最黑暗的集团。
记者:文章还说:宪政是以私有制的市场经济为基础,而中国在中共的统治下是人民民主制度,是以公有制经济为主体。
仲维光:这里头,第一个,其实这些个东西都是一些个谎言,中共的所谓公有制基础,我们大家都在这个社会里头,尤其在中国生活过,哪个人拥有这个财产呢,所有的人都对这些财产没有发言权,没有拥有权。只有共产党这些掌权的人有。而且,共产党在49年,把土地,把原来私人的资产掠夺到国家手里,在80年代以后,又从80年代以前的普遍占有,抽象占有,进一步把这些土地,这些财产,又分散到具体的它们这个群体的人的手里。所以在大陆,大家都知道官商,官倒,那些个共产党子弟,第二代都非常容易发财致富,而其他的人,你们只有拥护它的领导,支持它,才能分一勺汤喝。
80年代的共产党,和80年代以前的共产党有什么区别,区别在于共产党因为害怕它们丢掉政权,而分了一勺汤给那些个对它们造成威胁的人。但是实际上所有的财产还都是共产党占有。因此大家可以看到,今天的中国社会,为什么维权的人越来越多。就是因为共产党变相的占有权利,占有财产的时候,又继续剥夺了很多人的财产和权益。所以共产党的国家所有制完全是骗人的。而且一旦它们自己轮为阶下囚,那些个共产党集团内部的人,他们自己也曾经受过一下自己的一切都被剥夺了,而且也没有保障。
记者:文章也提到:宪政不符合中国的国情,而西方的宪政有很大的欺骗性。
仲维光:这里头,首先是中国的国情是什么。中国的国情要由民众来说,大家来讨论。共产党在这一点上就不敢让大家来说。如果要让大家来选举的话,如果要让大家来看的话,那么我相信,绝大多数的人都不会说,现在这样的状况,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的国情产物。而且中国共产党在从1921年成立后,它一直都公开声称它是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产物。而且对于中国共产党,我们可以来分析它,如果我们去做一个象科学一样的经验分析,你去把中国共产党现在用的词汇,现在用的概念,它们的那种对权力的思想,你和中国传统、中国文化来对比一下,那么你就会发现,所有的它们的这一切,这些概念,这些思想,这些逻辑都不是中国的。所以中国共产党不是一个符合国情的产物。而是一个在一次大战,二次大战,两次战争中,在国际环境中,在很多偶然因素中,被它们阴差阳错的夺取了政权。
第二,一般社会、西方社会,他们的宪法基础是人权原则。第一条,这个人权原则是普世的。即使从这一点来说,如果共产党把这个叫做资产阶级,那么这个资产阶级也比共产党那一小撮人要大的多的多。
第三个,西方宪政的欺骗性,这就是我要讲的,要说有些东西有局限性,是可以讨论的。但是为什么西方能够不断的纠正自己,能够使自己往自己推进,就象美国的黑人问题,在50年代60年代是一个严重问题,在70年代80年代就向前走了,就是因为它建立在一个普世的原则上,所以它能够纠正自己调整自己。改正自己。而共产党,因为它的前提是一党专制,所以它没有这个能力,所以它杀人越来越多。50年代毛泽东通过运动,到80年代邓小平就只好用坦克枪炮,到1999年,共产党更是赤裸裸的对于凡是不信他们的,不同思想的这种信仰团体,赤裸裸的镇压。到今天为止,在大陆社会,哪个人敢提到“法轮功”这三个字呢,这三个字在中国社会成为敏感,这三个字涉及千百万人,上亿人,这本身就说明了共产党的这种虚弱性,狭隘性,贪婪性、自私性,反人类性。所以共产党,如果说它们是代表人类的话,那么它们就不会惧怕言论自由。不会惧怕多党竞争。所以这篇文章最典型就是反映了它们怕,它们怕这怕那怕一切。而怕一切的基础就是因为它们是反人类的。
记者:另外您对《环球时报》所提的“宪政”主张与中国《宪法》对立是怎么看的?
仲维光:所以这里头,又回到前面的问题,中共一直有宪法。我刚才讲过,中共的宪法它实行的第一条就是一党专制。因此中共的宪法本身就是非法的。这个我在德国生活。德国人在这十年里一直在讨论东德社会是个合法社会还是个非法社会。绝大多数人认为东德社会建立在这样一个宪法的基础上,本身是无法的。
那么现在,为什么还有一些人在呼吁,说中共要回到他们自己的宪法里来是首要的呢?就是因为中共这个宪法不仅是剥夺了宪法、人民、民众的权力,而且按照中共过去在执行这个所谓的一党专制的宪法里头,它们也剥夺了它们党内的那些不同意见的人的权利。例如过去的刘少奇,七十年代中期的邓小平,后来的胡耀邦,赵紫阳。他们哪个人是按照一般社会哪怕是一点规矩来行事的呢。刘少奇、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这些人都是被某些个人、某几个人以非法手段,一下子从最高位上推下去的。所以那些个所谓的现在要求按照中共宪政的人,首要的是党内的一些个所谓的人。要求黑帮集团里头,大家先按照规矩行事。但是这怎么可能呢。既然是黑帮集团,如果内部按照规矩行事的话,那它这个基础也就动摇了。
这个东西黑帮集团的人比我们自己更清楚。这就是邓小平80年代上台以后,至死也不会彻底否定毛泽东。这也是今天,习近平上台以后很明白要一党专制,就不能够反毛。所以说句实话,这也真的是一个试金石,习近平有没有改革的希望,就是要看他,对他父亲所遭受的冤案,是不是想彻底去追究。那么这个又涉及到中国传统的忠孝仁义。一个黑帮集团是不能够容忍对于人类其他的规范的遵循遵守的。如果习近平有孝心的话,有忠的话,那么他一定会彻底去追究为什么他的父亲会遭到迫害的这一问题的。
听众朋友,今天的【时事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