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3日 星期五

自然科学训练给了我们什么?

我在八九年访问台湾与台大哲学系的一些学生座谈的时候说,如果让我来主持哲学系,那么我会让所有学生,在大一、大二的时候都要把“普通物理”学了,然后才能够进行别的更进一步的学习。因为那不仅是物理知识,而且是人如何来认识世界,探索世界的基础。
大学“普通物理”是做人的基本,而且实在说“普通物理学”中的内容,现代科学带来的对于世界的认识,探索方法及其遇到的问题,最根本的那些内容几乎都有了。所以“普通物理”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大物理学家费茵曼等人都编写过“普通物理”教程,而美国的教学革命甚至从中学物理教材开始。
恰恰在这个问题上,与此相反,在中国现今每况愈下的大学中,真正懂得“普通物理学”,能够教好这门课的老师,少之又少!也可以说大部分中国教授普通物理,甚至理论物理的老师基本上不懂得物理学。物理学,作为一门“学”有它的根本精髓,有很强的思想性,所以爱因斯坦才会说,二十世纪几乎每一个物理学家都是一个哲学家。

其二我要强调的是,“物理学”,“理工科”教你的是什么?是求真,探索,不要自欺欺人!说到底这就是如何做人,如何开掘上天赋予你的生命,享受人生!
一个好的自然科学家是不会有那种固步自封,自以为是,甚至自以为代表真理的那种骄横态度的。因为他知道他的探索和解答很可能是错的、不完善的,可能找到更好的方法,甚至完全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提问题和解答问题。
所以,好的自然科学家不会有那种“祖师爷式”的态度,打棍子做法。就从这个角度,我在人生的某一阶段在自然辩证法界路过的时候碰到的那些在五、六十年代在意识形态领域中大打出手的前辈们,对自然科学的理解都在根本上是有问题的。

其三我想说的是,物理学等自然科学教你如何把问题说清楚。
记得吴健雄谈到过她的父亲对她说的话,如果你没有能力说清楚的事情,你就不要说。吴健雄终生牢记住了这句话。
在自然科学中就是如此,如果你不能够简洁地证明,准确地解答,那么,你无法装腔作势,因为你根本立不住脚,你讲出来就是骗人了,而骗在自然科学中是骗不过去的。可与自然科学相比,人文学者,却由于可能欺骗,而常常是在欺骗。一些人经常讲一些谁都不懂,甚至自己也不懂的话。而之所以如此,因为他们的目的经常是在这些昏话以外,目标是权力和利益。这样做的目的根本就是为了扰乱社会,把水搅浑,浑水摸鱼。
然而,生活中的确存在着大量的非理性的东西,无法说清楚的东西。那么对于这些真的无法说清的东西,怎么办?
要么是维特根斯坦的话,在不能够说的地方,就不说。例如对于宗教,如波普所说,你什么也不能够说,因为它是一个信仰问题。
要么告诉人,你说的是一种推测,是你自己的看法,不意味着真实和正确。

2011-5-7 埃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