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2日 星期四

谈对川普、班农及冷战问题的看法

近日一些文字涉及对当代社会一些问题的看法,有网友来信与我交流说:
仲老师:您好!老师最近一些文章都能够读到。谢谢您!
近日,接触到乔治•凯南的一些资料。我觉得值得重视。二战后,美国主流政治家包括罗斯福总统都对苏联这个共同抵抗法西斯的“战友”很有好感,准备继续与之合作。此时此刻,乔治•凯南以其著名的《长电报》深刻剖析苏联的反文明本质,提醒美国警惕,该电文成为扭转西方绥靖政策的战略指导思想,凯南也因之被某些人称为冷战战略的奠基人。
在郭文贵爆料事件中,我觉得特朗普前顾问班农就是当代的凯南。

我答:
不知您是哪位。冷战时期的很多思想研究涉及根本,也就是强势的西方文化所带来的各种问题。这些问题至今都有着非常现实的意义,因为我们的时代,如果你仔细研究,和那时比较并没有根本的改变。这就是说还是十九世纪以来的那个所谓现代化问题、西化问题带来的问题。但是至于时下班农的思想及角色,他究竟如何想的,我对他没有研究就不好说了。我能够说的是川普的出现及他代表的不是价值的胜利,而更多的是西方另外一种负面倾向的东西。至少他的竞选和当选是如此。由于他还是民主社会的总统,所以对他我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然而永远会充满警惕。




总之,这一百多年的历史说明,政教分离后的西方走向何处,世界走向何处,还是个未知数,至少可以肯定说的是,现在及未来将会和二十世纪一样依然有很大的弯路和灾难。因为国际及国家的秩序和结构未变,而人们对这些问题的思考和预防、对抗远没有五十年前那么认真和充分。实用主义、功利主义,及其相应的民粹主义弥漫在时下的西方各国。而西方的负面影响,如百年前的马克思主义、各类族群地域排他主义,被强势物质击垮的东方人的崇洋媚外,一如百年前那样继续且更加放肆地在东方扩展蔓延。和百年前相比,几乎是一样的情况,竟然看来似乎是毫无进步。
在这个意义上进步,大约只是阿隆说的,还是已经有了一些人,或者说更多的西方人,乃至少数东方人看到了政教分离后西方文化的另外一面,极为可怕的、充满毁灭性的一面,已经在警惕并且不断地在呼吁。总之,最近二百年世界的福祉及灾难毫无疑问,都是政教分离后西方文化的结果,是西方文化及社会带来的问题。
当然这不意味着东方文化是绝对地好,而只是意味着,东方文化暂时对世界没有重要的、根本性的影响。套用马克思式的语言说,不是亚细亚专制及生产方式和现代化的矛盾冲突结果,套句杭亭顿式的语言说,百年来的世界灾难不是东西方文化冲突的结果。

2018.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