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1日 星期五

《爱因斯坦传》中文版译者序



〔法〕安东妮娜·瓦朗坦 
仲维光  仲昭爱  仲雨村 

     

只要想到爱因斯坦,“知识爆炸”这一提法的浅薄性就毕露无遗;爱因斯坦一篇创立相对论的论文,对人类知识所产生的影响要比现今一年甚至几年出版的物理学论文的总和所产生的还要大。爱因斯坦是我们这个世纪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他不仅精通科学,而且熟悉巴赫、莫扎特的音乐,并能亲自演奏。他还爱好文学,喜爱叔本华、陀思妥耶夫斯基这样的作家。爱因斯坦一生的工作和生活,不仅深刻地影响了20世纪的科学、哲学和艺术,而且也深深地影响了历史的进程。虽然爱因斯坦去世已经50多年了,可是如今世界上仍流行这样的说法:任何一个想要严肃讨论科学和文化的人,不了解爱因斯坦就几乎没有取得入场资格。
然而,有关这样一位伟大人物的文学性传记,在我国还很少有出版。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对广大读者来说,艰深的相对论、量子论,不管用多么通俗的语言解释,总是使爱因斯坦成为可望而不可及的遥远高峰;而他那丰富的人性,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充满激情的生活,与专制制度不可妥协的精神,他的爱,他的恨,他作为普通人生活在我们之中的那一切,都远远没有被广大读者所了解。
我在读研究生的时候,导师许良英先生,是国内外著名的研究爱因斯坦的专家,他潜心研究爱因斯坦30余年,几乎阅读过所有已发表的有关爱因斯坦的重要文献,阅读过国外出版的十几种有关爱因斯坦的传记,其中包括科学性的,文学性的,思想性的以及回忆或文献性的传记。他向我推荐了这本由法国女作家安东妮娜·瓦朗坦所著的《爱因斯坦的私生活》一书,认为这本书虽然出版于1954年,但是到那时为止仍然是一本有关爱因斯坦的最有价值的文学性传记。
从八十年代初期到现在,又过去了二十多年,这二十多年,我继续搜集了陆续出版的有关爱因斯坦传记的英文和德文重要书籍二十几种,并且翻译出版了中文版《爱因斯坦语录》。这二十年有关爱因斯坦的出版物一个重要的特点是,世界上对爱因斯坦私生活的兴趣大增,公布了很多爱因斯坦早期的私人书信文件,相继出版了很多有关爱因斯坦私生活的书籍。其中最著名的两本:一本是爱因斯坦早年和他的第一个妻子密勒娃·玛丽琦的通信集,《星期天我就要真的用嘴吻你》;另外一本是两位记者罗格·海菲尔德和保罗·卡特合写的《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秘密生活》。最近新解密的爱因斯坦给他的继女的书信中,媒体报道,已经看到爱因斯坦的第十一位情人。这十几年的大众媒体对于爱因斯坦私生活的热衷,出于猎奇,或主观、或客观上已经为人们造成了一定的烟雾。爱因斯坦是一个不讲卫生,生活放荡的人,爱因斯坦的私生活一塌糊涂。笔者也读了这些资料,但是对于在社会上造成这种印象,笔者承认,的确令我惊奇。因为认真阅读这每一本书,给我的印象都恰好相反。爱因斯坦的巨大热情、真实追求,爱因斯坦丰富的人性对我来说,都越来越具体。他不是一个干巴巴的人,而是一个充满血肉、纯真的人。中国古语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或许能够说明对同样一件事情人们为什么会有如此不同的解释。
基于这个原因,我感谢出版社和周勍先生促使这本传记的中文版再版。这本传记在我来说,就好像永远不过时的莫扎特、贝多芬的古典音乐。无论有多少后世的作品,它的经典性的品味、文字记述和追求永远不会过时。这本书之所以会如此,我认为应该和作者瓦朗坦的出身、教养、经历的时代,以及她和爱因斯坦一家的特殊关系有关。
安东妮娜·瓦朗坦出生于波兰,大学时专攻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史,完成学位论文后曾长期从事报纸工作,撰写了一系列精采的人物传记,其中包括海因里希·海涅、达·芬奇等人的传记。《爱因斯坦的私生活》是她最为成功的一部作品。
瓦朗坦和爱因斯坦及其夫人爱尔莎有着几十年的亲密交往,对爱因斯坦一家的生活非常了解。在本书中,她从最近的距离记述了爱因斯坦那不平凡的一生,描绘了那广阔的生活背景。在她的生花笔下,爱因斯坦这位伟大科学家的生活有时像一首诙谐轻松的音乐,有时又像惊险小说一样悬念迭生。书中还不时地流露出女作家特有的那种细腻笔触。书中记述爱因斯坦生涯,用了编年方式,但又不拘一格,洋洋洒洒地写出了爱因斯坦少年时期对压抑束缚人类想像力的教育机器的痛恨,青年时期由于充满自由精神和不顾后果地追求而饥寒交迫,写出了他毫无世俗观念而又时刻不忘自己的社会责任等多方面的生活态度。书中穿插着爱因斯坦大量的生活事迹,都是其他书中未曾述及的。
这本出自一位艺术史家,一位女子的作品也令我惊奇,她居然对于爱因斯坦的思想,包括艰深的物理、哲学思想都把握得非常准确,没有任何捉襟见肘、力不从心的感觉。由于修订这本书译稿的时候,我已经在德国生活过多年,因此,她对于德国社会军营般的生活和教育的描写和捕捉,对于德国历史和知识分子入木三分的揭示,都使我不得不叹为观止。鉴于明治维新后的日本明确地提出要学德国、不学英美,中国近代也受德国思想很大的影响,瓦朗坦的这些描述实在是值得我们反复思索。
瓦朗坦没有用笔神话爱因斯坦。在她的笔下,爱因斯坦是一个普通人,所以也是一个真实、真正的人,是每一个人经过努力和克服自己的弱点后都能做到的人。翻译此书的时候,笔者感到,本书能够使人看到,我们如果更多地了解一些爱因斯坦,就会更多地体会到人生的感情追求、知识追求的丰富、曲折和艰难,就会少做一些蠢事。另外,书中对两次世界大战的感性描写以及披露爱因斯坦对待特异功能等问题的见解,也令人感兴趣。
翻译一本伟大人物的传记是令人愉快的,能使你一扫平庸之气;翻译一本伟大人物传记又是令人痛苦的,使你不能再心安理得地对待自己每天的惰性。
本书译稿由仲维光统一校订。翻译过程中承蒙翻译家马元德先生多次指教,成书过程中又得鞠哲同志不少帮助,在此一并致谢。译者才疏学浅,译文难免有误,恳请读者批评指正。

仲维光

2007-1-29于德国埃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