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8日 星期五

爲什麽說適馬是知識份子、藝術家的相機

這年頭人手一台相機,照相的人很多,可玩適馬的人不多,這個區別讓人深思!
沒有些口味和技能的人是不會入這個門的!在這裡你沒發現這點嗎?說適馬正在創造一種獨特的攝影文化,攝影哲學絕對不為過。
這玩適馬和玩別的相机的人的區別有心人應該能夠看出來。我鬥膽說一句:說“這適馬是知識份子的相機,藝術愛好者、哲學愛好者的相機”不為過。

我之所以如是說,是因為適馬相機最突出的特色,和其它相機的不同是它的成像所顯示出的反現代化、工業化,反異化的傾向。它在這個物質化的現代社會中為那些對世界和人生所具有的神秘內容渴望感知的人打開一扇窗子。
卡片機,乃至我們一般使用的尼康、佳能等單反數位相機卻具有著另外一種傾向。它們大都是沒有個性的相機,工業品。
這些工業化的相機把人的生活標準化了,無論肖像還是風景,拿在手中大家都在一個模式中前進。還不僅如此,馬賽克的表達手段更把色彩和層次的厚度嚴格限制在數位化中。把彩色歸結為量子化的單位馬賽克元,就如把連續的互相融會貫通的音樂量子化為數位唱片一樣,充滿魅力的,理性所難以詮釋的色彩和音響都竟然被整齊劃一地軍隊化,工業化。那不是藝術而是對藝術的數位類比。人那麼豐富的一張臉如何能夠量子化數位化模擬。所以數位相機帶來的更多的是工業化的照片,而非個性的展現。
然而,現在這個原理迥然不同的X3,卻是試圖在工業化中跳出工業化的桎梏,用連續的色彩
的合成來克服定量化,間斷化的表現。這個追求無論成功與否都是一種追求和努力。
藝術家,知識份子是敏感的,他們很快就發現什麼是束縛自己細膩感覺的東西,什麼相機能為自己開創了跳出這個可能。這就是有感覺,有藝術氣質,有知識的人用這個適馬會有中毒的感覺,無法再離開它的原因,除非以後用更好的可能。
所以,從本世紀初適馬推出SD9開始,適馬相機顯現的是具有濃厚的質感,人生的欲望的照片。適馬照片呈現的不只是工業品,而是人的人性,藝術家和知識份子在工業化,數位化社會中對充滿血肉的豐富生活的嚮往和熱愛,對生活所含蘊的神秘的內容的好奇與探究。

2013.10.20,德國·埃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