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3日 星期五

再揭自由亚洲电台中文部主任冯晓明究竟在为谁工作?


九月十五号晚上十点,我收到自由亚洲电台冯晓明先生发来的不再延长合同的通知,长舒一口气,从此可以不必投鼠忌器,而能够放手揭露他在担任中文部主任期间所进行的各种破坏活动了。
九月十八号,星期一,我把冯晓明最严重并且白纸黑字无法否认的二〇一二年六月二十八号伪造新闻发信给台里负责人,要求立即处置这一在西方新闻史上罕见的丑闻。但是,出人意料的是,不知道是因为隔了一道语言及文化,还是水比我想象的还要深,这则伪造新闻,在我针针见血的揭露下竟然持续存在到十月三号。为此,十月三号我把这个丑闻公布于世,希望所有和自由亚洲电台有联系的人,所有有良知的人起来谴责和制止这种行为。但是,更让惊讶的是,这篇揭露的文字发表已经十天,至今这则伪造的新闻还在自由亚洲电台上的网页上,堂而皇之地欺骗公众视听。(附网址:
难道这是在嘲笑这个世界没有道德底线、新闻底线,没有良知?
难道这是在嘲笑被残杀的维吾尔人,被迫害驱逐离开家园的维吾尔人没有尊严和血性?
为此,作为一位汉人,我要告诉维吾尔人朋友,不要继续再把中国大陆发生的民族冲突归结为汉人和维人的民族冲突、文化冲突。一位汉人流亡知识分子在不畏迫害地一直为你们发声、呼吁!
作为一位中国的知识分子和记者,我也要告诉华人世界,在任何这样毫无顾忌伪造和欺骗面前沉默,是每个人的耻辱,作家和记者的耻辱。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横行于中国和世界,就是因为我们在这种卑鄙与无耻面前沉默、软弱太久了、绥靖太久了。
如果这样的明目张胆地为残暴的专制政府服务的,伪装成新闻工作者的人,能够不受惩罚地存在,那就是对于我们每一个人的嘲弄,对我们生活的自由民主社会的嘲弄!从现在开始,我将把冯晓明利用自由社会的平台,为中国政府服务的劣迹全面、彻底地公开出来,一直到把他的问题彻底弄清楚为止!



凡是行恶的人都不可能彻底地掩盖自己。人们只要留心他的踪迹,就能够看到,处处可以显示出这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对于冯晓明来说,更由于他智力上和品格上都有着明显的缺陷,所以就更是如此。
从二〇一一年年初冯晓明担任自由亚洲电台中文部主任到今年九月底,我和他在工作上接触六年多,这六年多可以分为三个时期。这三个时期,由于他的行为截然不同,形成一个极大的反差,所以单只这个反差就可以让人们清楚地看到,他一定是一个受人指使、怀有某种目的的人。为了这个目的,他可以深深地掩藏自己,也可以疯狂地爆发。他无时无刻地不在活动,说他是一个埋在自由亚洲电台的炸弹,一个掩藏了自己面孔和品质的人毫不为过。
我和他交往的第一阶段是从二〇一一年六月到二〇一四年六月。他一上任就开始试探性地封杀、删改我的新闻,并且很快就发展到到毫无顾忌地肆意封杀、删改以及刁难,甚至人身侮辱。他试图利用职权挑起并激发矛盾而把我置之死地。
我在上篇文章中层提到,到二〇一一年冯晓明上任前,我为自由亚洲电台工作了十五年,只有一个新闻没有被电台采用。但是从他二〇一一年上任到一二年六月,一年间他就封杀了我十个新闻。这中间还不包括那些被删改,被伪造才能够发出的新闻,例如已经公布的、最典型的二〇一二年六月二十八号他进行了大幅度删改伪造的关于新疆七五事件的报道。而这个六二八新闻之所以他没有采用直接封杀,也是因为他怕我会立即告到台里上层,而让他的行为被人察觉。
第二年,二〇一二年六月到二〇一三年六月冯晓明封杀我的新闻的数量翻了一倍,增加到二十五个,他特殊的“编辑”手脚也更加放肆。在他上任的第三年,他则利用台里消减经费之机,直接把我们的报道消减了百分之四十,每周五个砍掉两个变成三个。后来才知道,他的上级主任一直以为他每周只是消减了我们一个报道。
二〇一四年六月,在关于六四纪念的报道中,因为他无理、疯狂地封锁了我对于几个小时前刚刚被抓捕,急需国际社会关注的圣观法师的呼吁报道,我忍无可忍,找到了上级主任。冯晓明这才发现,上级主任对我极为信任和支持,为此,他从此收手,隐藏下来。从二〇一四年七月份开始,不仅恢复了以前的报道数额,而且从一四年六月中旬到今年四月,他居然再也没有找过我一次麻烦。我发到台里的所有报道,再次如同二〇一一年前的十五年一样,畅行无阻。对此,第一我深深地感谢那位主任对我的信任和器重,第二更加怀疑冯晓明。一个人能够前后有如此巨大的差别的行事,一定有问题,有背景!
但是人生的事情充满变化。那位了解我的上级主任一年多后退休,据说,新主任今年二月上任。我之所以用“据说”,是因为自从冯晓明上任后,台里有任何变化,我一无所知。这尤其是对于我这个一心埋头于书本的人也不到处打听的人来说就更是如此。
今年五月开始,冯晓明重新用我在标点符号或者错字、丢字上的疏忽,以及他的无知、无学来侮辱我。六月开始重新封锁我的一个报道,八月份在一周时间中前后封杀了我两个非常敏感,中国政府最不愿意看到的报道,九月利用他迂回地再次封锁了两个极为锐利、敏感问题的报道。
冯晓明这三个阶段的如此鲜明的对比,强烈的反差,说明不是能够用正常的人的所为来理解他的行为,他绝对是一个有来头的人!


冯晓明的确不是一个聪明人,因为他本可以利用职权做的更加隐蔽,让人难以抓住、来为自己狡辩,但是凡是能够从事这类的工作的人,往往都是些人格低劣、智力低下的人,所以捉襟见肘、顾左失右,甚至在交往中就被人抓住尾巴的例子处处可见,是毫不奇怪的。从现在开始,我将分五方面陆续具体揭示这些事实。当然欢迎冯晓明自己出来辩驳这些事实。
1)篡改伪造新闻:二〇一二年六二八被篡改伪造的关于七五事件对于维吾尔人拜合提亚的采访报道是最典型的一例,事实上几年来,对于维吾尔人、蒙人、法轮功,以及每年的六四的报道,很多都被他做了删改消音。
2)封杀关键新闻。在我和他交往的一一年到一四年阶段和最近这一阶段,我明显地感觉到,越是敏感的关键新闻,有影响力的新闻,越是可能遭到他的无理封杀。人们都知道,近年来敏感的新闻是涉及维吾尔人及世维大会的活动,蒙古人及南蒙古大会的成立及活动,艾未未被捕、被关押事件,台湾问题、法轮功及活摘器官移植问题,为此有关这些方面的新闻,单只是在一一年到一四年,我就被他封杀了将近四十个。
这些被封杀的报道包括六个关于维吾尔人,两个关于蒙古人,一个关于藏人,三个关于台湾,十三个关于声援国内维权活动,六个对中共的政治分析,九个关于东德共产党及西方在人权、法制、宗教问题涉及中国的报道。这些报道除了敏感的民族问题、法轮功问题外,还涉及到被神经病、乌坎、什邡事件、李旺阳、陈光诚、杨佳、圣观法师、刘霞等人,以及江泽民的腐败、习近平的新政、前东德共产党线人、诺贝尔颁奖式时的裸奔等。
上述这些报道我将陆续公布于众,让大家来看看,这些新闻是真的不够自由亚洲电台的水准不能够报道,还是让某些人感到不痛快,而遭到有目的的封杀。
3)用各种办法减低削弱、屏蔽重要新闻的效果。如果不是注意观察这些事情,一般读者大约很难注意到这些小手段。由于它们不是偶然而是几年如一日地反复发生,因此一定是有目的的所为。
由于我从一一年就开始怀疑冯晓明,所以长期观察记录了自由亚洲电台的网页,以及他对于广播的处理安排。为此,我发现他费尽心机,在中文部广播及网页的方方面面耍弄小手段。他经常在网页上采取延时发表、错置栏目、后来居前,让重要新闻迅速转到后台,减低影响等手段。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是我对于德国台湾协会关于马习会谈的抗议呼吁报道,关于德国议会副主席绿党主席罗特女士访问达兰萨拉的访谈,关于法轮功学员关于世界卫生组织大会揭露活摘器官问题报道。对于这些事件,我会一一专门写文章揭露。
4)了解报道对象的人事等情况、情报性问题。对此我真的是很遗憾,开始时,我曾经很善意地以为,他是为了新闻报道要了解一些人和事件的信息,并且应他的要求去了解被报道人的个人信息向他汇报。但是很快我就发现了它的不正常,所以此后他再次试图利用我的时候,都被我拒绝,最近的一次,他试图了解今年在柏林召开的、秘密的维吾尔人二十六位智者大会的具体活动及信息,这立即遭到我严词拒绝。对此我也会另外有专文揭露。
5)协助为可疑人士制造效应。冯晓明从来没有催促我去采访魏京生、热比娅、多里坤、席海明等对共产党政府来说敏感而不受欢迎的人物的社会活动,对这些人他有的只是封锁和消音。但是对于某些可疑的人,他却不同寻常地发来信要求我采访报道。而这个“不同寻常”当然也就立即引起我的怀疑。对此,他当然也心知肚明——我说的是谁,是哪件事。
他为什么,以及受什么人的指令要我如此,我相信早晚有一天真相大白。
6)各种对我个人的人身侮辱、刁难,经济克扣打压。
在这六年中,冯晓明出于无知及教养对我的无理进攻,在开始时还能够引起我的气愤。后来我逐渐发现,他是一个不懂得自尊的人,所以才会匆忙地企图用自己的无知进攻别人,但是此后我由气愤转而感到奇怪,这样低下的手段,实实在在地可说是一剧活生生的自爆其短的荒诞剧。而这就让人进一步看到,一个人能够不顾尊严、不自量力地进攻另外一个人,是不能够只用他的教养和智力不足来解释的。它只能够让人看到,这个人一定是受人指使,怀有某种目的的!坦率说,这种荒诞也是对他周围同事,对自由亚洲电台中文部的讽刺和侮辱,我不相信,如此没有教养、粗鄙的行为,会没有人感觉到并且提出疑问!

2017.10.12